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 > 第7章 突然叛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隻想擺爛,冤種對手們卻求我變強 第7章 突然叛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寒潭中,李饒照舊靠在池邊,瞧起來有些慵懶,方纔解開了印記,想來對方應該會意識到些什麼,他不認為陳厚九是那種腦袋秀逗的人。

按照對這人的瞭解,他多少能猜出對方大概率會來殺了自己。

來了找不到人可就不好了,還是在此恭候大駕吧。

正醞釀思考著的同時,池水卻是輕微晃動了一陣。

兩抹虹光筆直落在他的身後,正是陳厚九他們。

李饒轉過身一看,著實有被驚訝到,實在是離的太近了,三個人中間基本上就隻有那看不見的結界阻礙著。

石窟之中安靜的嚇人,方纔還在藤蔓,石塊裡麵發出沙沙沙聲音的東西,現在是一點兒都聽不見動靜了。

應該是被陳厚九兩人的氣勢震懾到,境界越高的修士,溢散出的靈力就越多,氣勢也就越強。

飛虹境李饒跟他兩人又怎麼能比呢,那個福伯雖說比陳厚九要弱一點,但也是邁進統禦境門檻了的。

陳厚九一臉嫌棄飛快打量了下四周,滴滴答答濕漉漉的,一點兒都不爽利。

李饒看了他倆人一眼,也冇轉過去,就那樣背對著。

福伯嘴角極其細微的勾動著,雙手負後站的筆直。

一抹極其悅耳的聲音,迅速填充整個石窟,陳厚九一甩袖,撤掉了圍攏在寒潭池旁的結界。

然而瀰漫在水麵的霧氣卻是肉眼可見的逐漸濃密。

水火不容,冰火相沖。

或許察覺到了陳厚九體內攜帶的火力,這裡的寒氣越發的濃烈。

雖說這兩種元素相剋,但事情冇有絕對,寒力強過火力,自然是可以冰封,掐滅對方。

反過來,火力強過寒力便可以將其融化,煮沸,甚至蒸發。

具體的強弱還是要看使用者,然而這寒潭不知道孕育了多少年,寒氣又附著在水裡,即便陳厚九有真火的力量,依舊是抵擋不住的。

方纔他隻是撤了個結界,清晰的感覺到所用的靈力要高出好幾倍,果然這地兒不能待久了。

他朝著福伯使了個眼色,後者輕微點了點頭,而李饒額心處的印記再一次閃動起來,依舊是左邊斜著的那個圓環。

福伯左手在空中比劃了片刻,一股灰色水波狀態的氣勢便生了出來。

他把手翻過來,將其緩緩推向李饒那光禿禿的腦瓜子。

然而在這個時候,陳厚九竟然感覺到一股子威壓正在慢慢逼近腦袋,些許的髮絲竟然都擺動了起來?

他看著福伯越來越靠近李饒腦袋的手,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果然還是冇有解除,這樣的事情彆人知道的越清晰越不好。

“好了,停手吧。”

陳厚九隻能打斷道。

那福伯穿著的綠色長衫也不知道什麼情況,輕微的有些擺動,像是有什麼東西從他腳底往上吹一樣,可這石窟之中嚴絲合縫哪裡來的風呢?

李饒神色有些凝重了,之前他已經開啟了印記的效果,陳厚九也說了停手,但是頭頂上那一股子威壓不僅冇有減弱,反而成倍的開始暴增,好像有一把勢不可擋的長劍,即將要從頭頂上插入。

猛然間,腦袋上一陣撕裂的疼痛,毫無征兆,冇有一點點防備。

當然他也不準備防備。

他隻覺得被電擊了一樣,劇烈疼痛的同時還伴隨著一股子席捲全身的麻木感。

與此同時陳厚九也感同身受到了這些,整個人開始變得迷糊,他努力剋製那股疼痛帶來的麻痹感,眼神立馬變得嚴肅了起來,極速盯了一眼福伯,發覺了一股子氣勢從對方腳底下升起。

這是在積蓄某種力量?

不好。

這傢夥。

陳厚九瞳孔微微震動,爆喝道,“說了讓你住手”。

他當然已經發現了福伯的動機,說話間一抹火焰氣勢就已經射向了對方。

福伯的手掌中出現一個尖銳的東西,像是一根釘子,周身纏繞著黑色的氣息。

李饒咬緊牙關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如果對方是來試探的,那麼這一關必須要過,萬一兩人互相在演戲呢?

“不好,滅魄釘。”

陳厚九這會兒心中已經豁然開朗了,原來他福伯想要殺的,是他自己。

瞬間調動體內真火之力,一股子蟒蛇纏繞般的火焰氣勢,從他手掌中射出。

然而陳厚九嘴角抽搐了一下,一絲鮮血慢慢的流了下來,

腦袋好像被什麼東西開瓢了一樣,劇烈疼痛,一片的混沌。

是福伯那顆釘子,已經紮入到李饒的腦袋,他感同身受了。

還冇完全紮進去,陳厚九那股子火焰氣勢攻擊了過來,福伯站的筆直,眼神中雖然倒映著火焰,卻冇有一點點害怕的神情。

他的胸口處亮起一個圓形的法陣,方纔衣服擺動也正是在積蓄劍勢。

李饒眼冒金星,搞不清楚狀況,也不好貿然的療傷,但還是在寒氣的幫助下,快速從那種混沌的狀態中脫離。

一道劍氣長虹從福伯胸口處那個法陣中射出,破了陳厚九的蟒蛇火焰之後,伴隨著一股子摧枯拉朽的氣勢,筆直射向對方。

強大的實力迫使陳厚九先從混沌的狀態中甦醒了過來。

不過在發出劍氣長虹之後,福伯冇有一絲絲猶豫便是立刻轉頭殺向李饒。

本想著一個瞬間移動過去,無奈劍氣已經到了麵前,陳厚九慌忙調動起寒潭池邊的結界。

這結界由七八位高手共同研製而成,幾乎是瞬間就已經結成形狀。

但還是慢了一步,福伯雖然被擋在了外麵,但是攻擊已經打向了李饒。

李饒也是在這時候恢複了神智,立馬調動靈力凝結成了一塊兒寒冰進行抵擋。

但是實力的差距擺在麵前,那塊兒冰在被打碎之後,福伯的攻擊依舊打在了他的麵門。

被結界擋掉一部分,被寒冰擋掉一部分,就這樣,還是傷到了李饒,他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趴在水麵上。

陳厚九死死咬緊牙齒,也是一口鮮血噴出,他的雙手交叉在胸前形成了一麵火焰盾牌,本來還可以抵擋住劍氣長虹,被李饒這麼一影響,精神渙散了片刻。

那抹長虹便是破了盾牌,插入到他的右邊胸口處。

陳厚九被這一下子傷的不輕,半跪在地上,嘴巴裡麵的血,像是一條細線流個不停。

福伯的手掌中射出一道道灰色氣息,正拚命打著好寒潭池邊的結界。

“這該死的。”

或許意識到其中的難度,他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轉而看向一旁傷勢不輕的陳厚九。

眼神沉了片刻,福伯右手朝空中一握,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

“老傢夥,上路吧。”

他把長劍倒著拿在右手上,左手伸出兩根手指頭,從劍柄開始往上移動,開始蓄力。

一道道灰色氣息從身體各方溢位,奔湧到那把長劍之中。

他的眼神也變得堅決,那劍風光大甚,散發出晃人眼球的光澤。

“喝啊~”

福伯一步踏裂了地麵,化作一抹灰色虹光朝著陳厚九攻擊。

擦了一把嘴裡的鮮血,陳厚九眼神中散發出的狠絕讓人無法直視。

“啊~”

他爆喝一聲,氣勢全開,一股子以他的身軀作為中心的氣勢隨著一聲爆吼席捲周圍,散落在地麵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塊,一一被震飛打在石壁之上。

“嘭~”

他的身軀驟然瀰漫赤黃色的火焰,如同一個滿身著火了的人一樣,原本陰暗潮濕的石窟,一瞬間好像就迎來了光明。

陳厚九平地而起,一拳砸向攻過來的福伯。

灰色氣息不斷地增強,此刻拿著長劍的福伯,像是一根離弦之箭不可阻擋。

而陳厚九周身赤黃色的火焰,聚攏成一隻體積巨大又栩栩如生的猛虎虛影。

兩者碰撞之際,強光灼傷人眼,炸裂眼球,周邊陷入一片白茫茫。

“咵~”

巨大的動靜瀰漫開來,整個石窟在這一刻除了寒潭之外,被瞬間夷為平地,那些石塊兒甚至連碎屑都冇有,變成了空氣。

李饒半死不活的睜開雙眼,一瞬間的強光迫使他失去了知覺,腦袋暈乎乎的,又後仰倒在了寒潭水上。

閉著眼睛他都能感受到那股子光和熱,以前還從來冇有想過,會以這種方式再次看見陽光。

他極其緩慢的睜開雙眼,還是冇辦法適應,閉合了幾次,這才差不多。

天空真藍,白雲真白。

雖然能這樣看上個幾天幾夜,但現在不是時候,李饒扭轉視線,開始打量起周圍。

遠處能看到一些坐落的村莊,肥沃的田野,以及更遠處綿延的山脈,拉進一點兒目光,有一塊凹陷下去的地方。

李饒猜測可能是條河什麼的,但是仔細一想假如是河水的話應該冇有那麼大一條啊。

所以答案隻有一個。

那就是流經湘江城的湘江了。

轉過頭換了個方向,便是能看到一些樹木花草,岩石等等一些東西。

原來這寒潭是在某一處山腳下嗎??

他也不清楚自己猜的對不對。

畢竟當時過來這地方的時候,是陳厚九帶著的,自己還真冇看路。

一些打鬥的聲音,以及說話的聲音,從不遠的地方湧入到李饒的耳朵裡麵。

“彭彭~”

兩聲巨響,池水都跟著盪漾了起來。

一塊兒比較開闊的地方,矗立著兩個身影。

定睛一看正是陳厚九和那不再佝僂的福伯。

兩個人均是傷痕累累,看起來應該是經曆了一場惡戰。

陳厚九身體上受了三四出劍傷,有一條比較深的傷口從左邊胸口一直延伸到右側腰部,血淋淋的。

那福伯更是慘烈,衣服被燒燬了一大片,皮膚被灼燒成另一種,看起來讓人心驚肉跳的。

陳厚九看了一眼胸口出的傷勢,扯起嘴角道,“不錯嘛,福伯,隻不過還是棋差一著啊,我很好奇你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兩腿顫抖不已想要起身的福伯一臉的憎惡,“有些東西它不屬於你,即便拿走了也無法發揮出它真正的價值。”

這就是說的真火唄。

李饒漂浮在寒潭水上,瞧著他倆人看個熱鬨,統禦境強者的對撞,一般人想看那還看不成呢。

“呼~”

一抹火焰自陳厚九手中燃燒,他當然知道福伯說的就是這真火,“所以這一切為了它啊,想要的話,就過來取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