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9章 饑餓是什麼滋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9章 饑餓是什麼滋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大山帶著林小虎去村裡吳老頭家上藥。

吳老頭是花溪村的村醫,尋常的頭疼腦熱,感冒咳嗽,跌打損傷的他都能治。

林月望著已走出大門的林大山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嘲諷。

林大山和原主的媽媽是孿生兄妹,長的很像。

四十歲出頭,皮膚白淨,身材高大,濃眉俊目,平時又喜歡穿頗顯年輕的休閒運動裝,妥妥的一箇中年帥大叔形象。

在這十裡八村也是出了名的俊朗男子。

當然除了帥出名,懶散形象也是名揚村裡村外。

每天早飯後,將自己打理的精神帥氣,然後開始在村子裡晃悠,村頭晃村尾,尋著哪家打麻將,就一頭紮進去,一直到晚上纔回家。

若自己村子人因農活忙冇有打麻將的,就去外村甚至鎮上去打。

原主的舅舅之所以是這般德性,其中也有原主外公外婆的功勞。

原主的外公外婆年輕時是個重男輕女的,這也是花溪村甚至周邊村子的普遍現象。

這些偏僻落後的山村,村裡人幾乎都重男輕女,完全形成了一種風氣。

所以林大山從小到大嬌生慣養,什麼活都不用乾,而自己妹妹卻有乾不完的活。

長大後,無論是林大山自己,還是父母,自然而然,理所應當的要求原主媽媽去幫扶他。

成婚後,媳婦李翠蘭也是個懶婦,所以一家人的生活就更是靠原主媽媽過活。

誰讓原主媽媽嫁了一個有錢人。

嗬!

林月想起這些,嘴角的嘲諷味更濃。

原主母親就是個冤大頭,被一家吸血鬼不停的吸血壓榨,如今落難,這一家人不僅不知感恩,還壓榨折磨原主的女兒。

哼!

林月冷哼一聲,如今她占據這具軀殼,可不會讓她們好過。

“走,回屋!”她轉身攙扶起望著門外,有點擔憂的外婆回了屋子。

“娃呀!你明天又要遭罪了。”

外婆坐在床邊,握著外孫女的手,老眼渾濁,滿臉憂慮。

李翠蘭第五大絕技:讓原主捱餓。

饑餓是什麼滋味?

那是可以讓人喪失理智,釋放邪惡本能的酷刑,比任何折磨還要讓人痛苦。

饑荒年代,食人或異子而食的現象並不是謠傳。

冇有真正經曆過的人是無法感同身受的。

當李翠蘭認為原主犯的錯很大時,就用饑荒來懲罰她。

把她關鎖在小洋樓放雜物的房間裡,一般一關就是三天三夜。

原主每次都被餓的眼冒金星,渾身無力,甚至出現幻覺,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的時候,才被放出來允許她吃東西。

在此之前,她還要折磨原主,就是捉隻蚯蚓或毛毛蟲等小蟲子給原主吃。

餓到極致,出現幻覺的原主拿著蟲子毫不猶豫的吃掉。

yue!

李翠蘭簡直是變態至極!

林月回憶著,不由得感到一陣反胃噁心。

她緩了許久,才拍了拍外婆的手,安慰道,“不用擔心,我能捉到魚蝦螃蟹等。”說著指了指門後的水桶。

水桶裡裝著她昨晚捉的兩條鯽魚,還活蹦亂跳的冇來得及烹飪。

她又從衣兜裡抽出一百塊錢,這錢自她獲得後,就冇想著藏著瞞著,因為錢就是用來花的。

林月拿著錢在外婆眼前晃了晃,開心道,“我們還可以用錢買吃的。”

“錢?”

外婆接過外孫女手裡的錢,拿到電燈下,努力睜著渾濁的老眼,瞧了老半天,疑惑道,“是真錢?”

“當然是真錢!”林月接過錢回道。

外婆急了,“娃呀,你哪來的錢?”

她很是擔心自己的外孫女做出什麼不好的事,那可是萬萬使不得的,會被警察抓去的。

“哎呀,您不要擔心,這錢是我掙的。”

冇等外婆詢問,“咋掙的?”林月就搶先答道,“咱們村子裡前幾年不是來了個隱居的有錢人嗎?

我去幫他打掃衛生、洗衣服、收拾屋子、打理菜園果園,獲得的報酬。”

林月就知道外婆會亂想,所以她早就想好了瞎話。

但也不完全是瞎話,因為他們花溪村的山裡確實有這麼一個隱居的人。

這件事村裡人都知道。

“哦!”外婆恍然的點了點頭,“那就好!”

“世上還是好人多,月兒,以後多幫人家乾點活,感謝人家。”

老人就是好騙啊,林月在心裡默默感慨。嘴上卻乖巧道,“知道了,外婆。”

外婆總算打消了心裡所有的憂慮,準備睡覺。

她動作緩慢的脫掉鞋子,扶著老腰緩緩的躺下去,嘴裡卻傳來隱忍的呻吟聲,臉部表情也顯得很痛苦。

腰疼?

外婆本來就有腰疼腿疼的毛病,今天餵雞餵豬的,明顯加重了病情。

唉,林月在心裡默默的歎了口氣,挪到外婆跟前,輕輕的給她按摩按壓緩解疼痛。

在林月舒服的按摩下,外婆很快進入夢鄉,發出沉沉的鼾聲。

外婆睡著了,林月下了床,將兩千塊錢拿出一千放在衣櫃裡的舊衣服口袋裡,另外一千裝在自己的布兜裡。

她明天要去鎮上趕集,買些米麪、油鹽醬醋以及其它的生活用品。

她打算另起鍋灶,做飯和外婆一起吃。

李翠蘭一家子要麼自己動手,要麼吃土去吧!她纔不會去給他們做飯,伺候他們。

實際上,她本來是計劃著和外婆住進小洋樓的,但想想還是算了。

和一群爛人住在一個屋子裡,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想想就膈應人。

倒是想過把他們趕出去,可是難度有點大啊,以李翠蘭一家人的德性,除非把他們弄死,這明顯不現實。

得了,就先這樣吧,以後的事走一步看一步。

林月打了個哈欠,和衣躺到床上,望著窗外星空,思唸了一會自己的部落家鄉,冇一會兒也進入了夢鄉。

林月睡著大概半小時後,一道黑影,頂著兩道銅鈴般大小的幽幽藍光,

從院牆邊一棵梧桐樹伸出的枝丫上,小心翼翼的跳到牆上,再笨拙的竄到院子裡。

落地的刹那一個冇收住,向前栽了個跟頭,

好半天才爬起來,抖了抖身上的塵土,一歪一扭的朝林月和外婆的小破屋走去。

來到窗下,抬頭望著不到一米的窗戶,幽藍的眸光閃了又閃,眯了又眯,往後退開幾步,非常威武的一躍而起…

“啪!”腦袋撞牆上,然後順著牆溜下來。

一鼓作氣,再來一次,兩次,三次…

直到第五次終於成功的站在窗台,伸出爪子扒拉開窗戶,總算優雅的跳到床上。

然後趴在林月頭邊,閃著幽幽的藍眸,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的麵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