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3章 潑婦的五大絕技之一二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3章 潑婦的五大絕技之一二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咚咚咚!”

“好吃懶做的東西,趕緊起來乾活!”

李翠蘭一邊使勁敲門,一邊扯著嗓門催促。

林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翻過身繼續“睡覺”,完全無視李翠蘭的鬼叫。

“哎!起來嘍,起來嘍,娃這就起來了!”

外婆起身坐在床邊,一邊穿鞋一邊迴應門外的李翠蘭。

“趕緊的,懶東西。”

得到迴應的李翠蘭啐了一口,提拉著褲子去了茅房。

李翠蘭的生活相當規律,每天早上五點多雷打不動的準時去茅廁。

刻薄的她每天去茅廁前都要把林月和婆婆喊醒。

她被屎尿憋的睡不了懶覺,林月和她婆婆也休想比她多睡一分鐘。

“月兒,快起來!”

外婆一邊喊林月起床,一邊去拉開門栓開了屋門。

回頭準備洗漱,看見林月不但冇起來,還“睡的香甜”,臉上泛起一絲心疼。

哎!可憐的孩子,每天像頭牛一樣乾不完的活!

可恨她年老體衰什麼都做不了,她兒子又是個隻顧自己的自私鬼,便由著尖酸刻薄的李翠蘭欺負她外孫女,也無可奈何。

正當外婆千思百轉時,李翠蘭已經上完茅房,見林月還未起床,又來催促。

“下賤東西,怎麼還冇起來餵雞?”

外婆站在門口,語氣溫和的替林月說話。

“翠蘭,娃兒太累了,讓她多睡會兒吧!”

“啊呸!她累?”

李翠蘭的火氣說來就來。

“每天吃老孃的、住老孃的、花老孃的,靠老孃養活,她有什麼資格說累?

我看就是個好吃懶做冇有良心的白眼狼。”

她唾沫星子亂飛,一把推開站在屋門口的婆婆。

外婆一個踉蹌差點被她推的栽倒在地。

林月皺了皺眉頭,李翠蘭第一大絕技:罵人。

除了她的寶貝兒女,原主、原主外婆、原主舅舅,連同家裡圈養的雞鴨魚鵝豬,都冇逃過她的嘴皮子轟擊。

潑婦等級99.99…

都不怕把彆人罵抑鬱了?

黑心腸的!

不過,林月今天可不想跟李翠蘭鬥嘴皮子。

“第一次見麵,第一次交手”,她覺得還是做個“內斂有素質的人”會比較好些。

李翠蘭來到林月床邊,看著側身睡在裡側的林月,咬牙切齒罵道,“懶貨,竟然還在睡,我讓你睡!”

說著,大腿依著床沿,彎下腰就去擰拽林月的耳朵。

李翠蘭第二大絕技:擰耳朵。

原主隻要稍不順她心,她就拽擰原主耳朵。

原主的耳朵每次都被她拽的紅腫不堪。

李翠蘭下手狠的時候,能把原主的耳朵根處拽破裂,鮮血直流。

原主從小到大,兩個耳朵不知被李翠蘭拽爛過多少次。

導致原主的兩個耳朵根部各留下一道長長的硬結。

嘿!她就不怕把外甥女的耳朵給拽掉了?

黑心腸的。

林月一邊在心裡咒罵,一邊注意著李翠蘭逼近的爪子。

在李翠蘭的爪子剛觸到自己耳朵時,林月突然如泥鰍一般向左一滾,掉下床的瞬間手掌狠狠壓了一把李翠蘭的後腦勺。

隨著“啪嘰!哎喲…”兩聲,李翠蘭麵部朝下狠狠的摔在隻鋪著草蓆的硬木板床上。

嘶!

林月坐在地上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鼻子被撞了可是相當痛的哦!

隻見李翠蘭掙紮了老半天才撐著床站起來,捂著鼻子眼淚橫流。

不一會兒,鼻血也隨著她捂著的手指流了下來。

李翠蘭好像是被撞懵圈了,竟然未發覺自己鼻子破了,反而怒氣沖沖的尋找林月的身影。

卻見林月一臉無辜的坐在地上,正用手揉著惺忪的睡眼。那樣子,就好像美夢中不小心摔下了床板。

真是邪了門了,李翠蘭滿臉困惑。

她明明是要擰那小雜種耳朵來著,怎麼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摔在了床上?

貌似後腦勺好像還被什麼東西狠狠壓了一下。

在李翠蘭一臉蒙圈的時候…

林月卻瞪著眼睛看著她的鼻血順著手指流到胳膊上,滴了滿胸襟,才驚惶般喊道,

“哎喲!舅媽,你怎麼流鼻血了。”

說著趕緊一溜煙從地上爬起來,去方桌上拿了紙巾跑到李翠蘭身邊,

扒拉掉李翠蘭捂鼻子的手,非常貼心的狠狠的給她的兩個鼻孔裡分彆塞了一個紙蛋蛋。

一頓操作猛如狗,差點將李翠蘭紅腫的鼻子塞歪。

李翠蘭老半天才反應過來,怒罵一聲,“滾開!小雜種!”,並惡狠狠的將林月推到一邊。

隨即把自己鼻孔裡的紙蛋蛋拔下來,可剛一拔下來,鼻血就橫流,她又忙不迭的趕緊塞上。

看了看自己沾滿鼻血的手和胸襟,李翠蘭,“啊……”的一聲發出尖銳刺耳的嚎叫。

“啊啊……氣死老孃了!”

李翠蘭氣的眼睛直冒火。

林月趕緊用雙手捂住耳朵,退向門口。

李翠蘭轉過身看向倚著門框站在門口的林月,毫不猶豫的一巴掌就朝著林月的臉蛋呼去…

李翠蘭絕技三:呼巴掌

原主從小到大挨巴掌那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李翠蘭經常是左右開弓的打,直打的原主小小的臉蛋腫成包子,鼻子、嘴巴鮮血直流才罷手。

嘖嘖!僅僅隻是回憶,林月彷彿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嗯!她都不怕把外甥女的耳朵打聾,或打成腦震盪?

黑心腸的!

李翠蘭使出渾身力氣揮出的巴掌,並冇有如願以償的呼在林月的臉上。

“啪!”的響聲倒是冇有落下。

隻不過不是手掌拍到臉上的脆響,而是拍在門框上的悶響。

“啊……我的手!”

李翠蘭抱著右手如跳大神般邊跳邊嗷嗷亂叫。

蹲在地上勾鞋子的林月仰起無辜的大眼睛。

“哎喲!舅媽,你的手怎麼了?咋腫了?”

李翠蘭已經氣的發不出任何聲音,唯有臉上的肉肉“突突突”的直抽搐。

老眼昏花,反應遲鈍的外婆待在屋子角落裡,從頭到尾一臉懵逼狀。

咦!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她的兒媳婦一會兒臉麵撞床板,一會兒手掌扇門框,怕不是中邪了吧?

瞧瞧!鼻子都撞破了,手都撞腫了,這該多疼啊!

外婆拄著柺杖蹣跚著挪到李翠蘭麵前。

咦!這媳婦兒跳大神也就算了,怎麼這臉上的肉還一抽一抽的?

“哎喲!不得了了!月兒,快!快起來喊你舅舅去,你舅媽抽風了!”

這這這……

抽風是這個樣子嗎?

論嘴毒,還是她外婆更上一層樓啊一層樓!

“好的,舅媽,你堅持住,我這就去叫舅舅。”

林月強忍著笑迴應了一句,趕緊撤出了屋門。

當然,她不可能去叫舅舅,而是以最快的步子閃身出了大院門。

然後在某個犄角旮旯裡,“哈哈哈……”

好一會兒,林月才止住笑,捋了捋淩亂的頭髮,回家背了揹簍,朝著村尾深山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