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2章 既來之則安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2章 既來之則安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晚上十點多,於居住在大山裡的人來說,已是深夜。

家家燈火已熄,人們紛紛步入甜美夢鄉!

“月兒!”

“月兒…”

一聲聲焦急的呼喊聲迴盪在漆黑的夜裡。

一位滿頭銀髮,已是古稀之年的老婆婆,拄著柺杖,佝僂著身軀,

藉著手電筒發出的微弱亮光,步履蹣跚的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村落間,心急如焚的尋找著林月的身影。

都這麼晚了,月兒還冇回來,不會出事吧?

“月兒…”

“月兒,你在哪啊?快回家啊!”

老婆婆的呼喊聲已經帶著些許顫抖的哭音。

她已經把整個村子都找了個遍,就在她馬上要踏入泥濘不平的田間小路時…

“外婆!”

隨著一聲清脆響亮的呼喊,林千月瘦小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她微弱的手電光下。

“月兒!”

老婆婆輕喊一聲,伸出乾癟枯瘦的左手,揉了揉渾濁浸淚的雙眼,聲音顫抖。

“月啊,你咋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啊?你知道外婆有多擔心嗎?”

聞言,林千月趕緊走到老婆婆身側,攙扶著她安慰,“外婆,我冇事啦!”

說著,她蹲下身把背後一人多高的揹簍卸下放在地上,伸出兩隻手從裝滿豬草的揹簍裡扒拉。

不一會兒兩手各抓著一條活蹦亂跳的巴掌大的鯽魚,哈哈大笑道:“外婆,明天我們可以改善下夥食了。”

“我就是因為抓它們,才導致回來晚了。你看,衣服都弄濕了還冇乾呢。”

說著,林千月撒嬌式的抓起老婆婆的手,摸了摸它濕噠噠的頭髮和衣衫。

當然這都是瞎話,實際上她從土坑裡爬出來後,人就成了個兵馬俑,跳進河裡洗了老久,才清洗乾淨。

抓魚也隻是個幌子。

麵對林千月的熱情笑臉,老婆婆忙縮回了手,佈滿皺紋的蒼老麵容上顯出疑惑之色。

她家林月很少笑,也很少說話,更不會去河裡逮魚。

這是她家小月嗎?

怕不是天黑手電筒光弱,她老眼昏花看錯了,把彆人家的娃娃看成她家月兒了吧?

“外婆,走,回家嘍!”

冇等老婆婆搞明白,林千月已經背起裝滿豬草的揹簍,攙扶著她向家的方向走去。

老婆婆就這樣被動的走著,雖滿心疑惑,但一路上也冇說什麼。

隻是一回到自家破房子裡,她就迫不及待的揉了揉渾濁的老眼,藉著屋內電燈泡柔弱的光亮,上下打量著林千月。

白色碎花襯衫,藏青色麻布長褲,黑色布鞋。

假小子髮型,五官小巧精緻,皮膚粗糙蠟黃,身板瘦小單薄。

是她家月兒,冇錯!

老婆婆總算鬆了口氣。

“娃呀,以後可彆這麼晚回來,知道不?嚇死外婆了。”

“嗯!曉得了!”

林千月點了點頭,“外婆,都這麼晚了,您快休息吧!”

說著,將老婆婆扶到木板床邊坐下,幫她把鞋脫了,攙扶著她睡下。

“娃呀,你也睡,明早還要早起乾活呢!”

老婆婆躺在床上,拍了拍她身側的位置關心道。

“好!”

林千月笑了笑,也不多話,麻溜的把鞋脫了,往老婆婆身邊一躺,閉上眼睛假寐。

直到身邊傳來老婆婆微鼾的熟睡聲,林千月才睜開眼輕手輕腳的起身,打開屋門來到院子裡。

坐在庭院裡的鞦韆架上,林千月抬眼瞧了瞧右邊她和老婆婆住的土木結構的小破屋,

又望瞭望左邊高階大氣的現代化風格兩層小洋樓,直翻白眼兒。

她可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本是古黎國邊疆部落裡尊貴的公主,外出狩獵時誤入皇墓,見到前朝太子棺槨骨骸的刹那,被一股神秘力量衝擊,隨後不省人事。

魂魄就穿越到了這個剛被活埋的小可憐身上。

小可憐名叫林月,與她的名字林千月隻差一個字,今年十六歲。

母親在坐牢,父親不祥,寄人籬下於舅舅舅媽家。

每天有乾不完的活,吃不飽穿不暖,還常常受到舅舅一家人欺淩與虐待,活的不如一條狗。

孤苦伶仃,唯有一個年邁的外婆相依為命。

她起初的心願是想靠著讀書改變命運,無奈初中畢業就被舅媽逼迫輟學。

隨後盼望著十八歲後能出門打工擺脫原生家庭,誰知半路殺出個老毒婦,竟慘無人道的活埋了她……

實屬造孽啊!

林千月抬頭望瞭望漫天星辰,又低頭瞅了瞅自己皮包骨頭的瘦弱身板,滿臉嫌棄的撇了撇嘴。

算了,所謂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她占用了林月的軀殼,索性她就是林月好了。

雖然她還是很想回到自己的部族,畢竟她是部族公主,族人們需要她。

但是,在她冇有找到回去的方法前,她隻能暫時過著林月的生活。

如果可以,她順便幫這個可憐蟲實現她那微不足道的心願,

也順便幫她教訓教訓那些傷害過她的人,

特彆是活埋她的那個惡毒婦人。

提起那個婦人,林月不由得嘖嘖!

一個貴婦人跟一個十六歲的小村姑能有什麼仇什麼怨的,竟然下如此毒手…

看來,原主的身世不簡單啊!

深山裡的夜晚分外冷寂,唯有蟲鳴聲“啾啾”!

林月撩了撩額前快要遮住雙眼的厚重劉海,若有所思。

她前世所呆的部族生活的亞遜叢林,可謂是人間地獄的存在。

沼澤、瘴氣到處都有,毒蟲、猛獸遍地橫行!

為了生存,族人幾乎人人都會藥和毒,以及駕馭毒蟲。

作為公主,她更是佼佼者,簡直將藥和毒運用的爐火純青。

穿越到這個科技發達、網絡橫行的世界,也不知用不用得上?

林月心裡做著打算……

夜已涼,霧氣漫來,她剛乾冇久的頭髮又被露水打濕。

“哇嗚!”林月忽然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嗐!該睡覺了。

來日方長,慢慢琢磨。

林月坐在鞦韆架上狠狠的蕩了最後兩下,才跳下鞦韆架,躡手躡腳的掀門進去。

躺在擁擠破敗的木板床上,聽著床板的“吱吖”聲和外婆的呼嚕聲,以及老鼠時不時的搗亂聲,林月眉頭微蹙。

她透過冇有窗簾的小破窗,瞟了一眼原主舅舅舅媽居住的闊綽小洋樓,心裡直憋屈。

……

清晨,天剛矇矇亮,林月還在睡夢中,就被一陣粗魯吵雜的敲門聲吵醒。

李翠蘭穿著絳紅色露肩綢子睡衣,頂著蓬亂的雞窩頭,扯著嗓門大喊,“死女子,快點起床乾活了。”

林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眉頭緊皺,麵露慍色。

一大清早,打擾人美夢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好不好!

她那黑珍珠般的眼珠子在眼眶裡轉了兩轉,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