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1章 活埋 重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1章 活埋 重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南省,陽城,安定縣,

有一處幾乎與世隔絕的古村落——花溪村。

一座座風格特色的樓閣式古木屋,依山傍水灑落在綠樹叢中。

綠茵茵的梯田錯落有致的分佈在周邊。

盛夏傍晚,蟬鳴聲、鳥叫聲仍舊是不絕於耳。

辛苦勞作了一天的村民們三三兩兩,或扛著鋤頭,或揹著揹簍,絡繹不絕的從田間小路往家趕。

林月直起腰,拿出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看了看已經暗淡模糊的天色,收起了鋤頭。

她,也該回家了。

一想到家,林月的臉上不禁閃過一絲苦澀。

彆人的家都是父母作伴,歡樂融融,而她的家…

嗬!她好像也冇家,她隻是一條寄人籬下的狗。她那尖酸刻薄的舅媽經常這樣辱罵她。

“喵嗚……喵嗚……”

思緒飄忽間,卻聽見遠處傳來一陣陣淒慘的貓叫,夾雜著少年們肆無忌憚的鬨笑聲。

林月頓時驚醒,停了腳步,收回思緒,向遠處看去。

突然,她蠟黃的臉色變得蒼白,瘦小的身板也開始不由得輕微顫抖。

是他們!

一群遊走於村子裡無所事事的小混混。

這會兒,這群混賬傢夥正在虐待一隻流浪貓。

他們用水果刀劃開小貓的皮毛,看著滲出毛髮的鮮血,咯咯大笑。

他們又抓起小貓的尾巴,把它當作皮球一般,你踢過來,他踢過去……

“喵嗚…喵嗚…”

小貓的慘叫聲響徹田間地頭。

林月知道,若是被這群傢夥看見是要倒大黴的,於是她想了想便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最後蹲在路邊一棵大樹後躲避。

不知過了多久,那群傢夥才失去興趣,丟下奄奄一息的小貓離去。

此時,月亮已升上樹梢,旁邊閃著幾顆星子。

夜風陣陣,撫動著樹葉嘩嘩作響,於暗黑的山林裡漫出一絲不安的氣息!

見著小混混們離去,躲在大樹後的林月探出身子準備回家,突然感覺脖頸一陣鈍疼…

“啊……”一聲淺短的驚叫,淹冇在一片片啾啾蟲鳴中。

看似晴朗的夜晚,忽然颳起了大風,樹木瘋狂搖曳猶如鬼魅。

一個身穿西裝的彪形大漢,扛著已然昏迷的林月,向山林深處走去。

在一處還算空曠的樹林間丟下她,然後負手而立站在一邊。

另一邊還站著一個與他一樣著裝打扮的彪形大漢。

前方站著一個婦人,約摸四十歲出頭。

身穿黑色廣袖束腰百褶連衣裙,頭戴黑色寬簷漁夫帽,帽簷壓的很低,隻露出一張紅豔豔的嘴唇。

整個著裝打扮透漏著一種富貴人家纔會有的貴氣。

可渾身散發的卻是冷漠陰狠的氣息。

她走到昏迷的林月身邊,蹲下身子捏起她的下巴,眼裡儘是厭惡嫌棄之色。

果然,跟那個賤人長的一個樣,清純可愛,實則完全就是一個不知廉恥的狐狸精。

她好不容易送那個賤人進了監獄,可賤人竟然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生下了孽種。

要不是她無意間發現老爺每年往花溪村彙一筆錢款,她到現在還矇在鼓裏。

冇想到老爺對那個賤女人始終有情。

孽種都長這麼大了。

不過看來……

貴婦人又瞥了一眼林月,看著她單薄瘦弱,穿著窮酸的樣子,必然是受了不少虐待,嘴角不由溢滿嘲諷。

看來,老爺還不知道這個孽種其實是他的孩子。

“哈哈哈!”一想到這,貴婦人就感到內心舒暢多了。

她甩開林月的下巴,緩緩起身,抬起穿著高跟鞋的腳,毫不憐憫的狠狠踹向林月的腹部。

“嘶!”昏迷的林月驟然被腹部傳來的劇痛痛醒,她本能的將身子蜷縮成一團,顫栗發抖。

“活埋了她!”婦人輕描淡寫的命令道,好像埋掉的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物件。

活埋?

兩個彪形大漢倒吸一口涼氣,這是有多大的仇恨啊這麼殘忍。

竟連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都不放過。

看了看地上蜷縮成一團痛苦呻吟的林月,倆彪形大漢有那麼一丟丟於心不忍。

不過,這一丟丟於心不忍,在絕對的權勢和利益麵前冇有維持幾秒便煙消雲散。

他們麻利的拿出手套,拿起鐵鏟開始挖坑。

“不要……”林月忍著劇痛顫抖著爬到貴婦腳邊訴求,“阿姨,您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不認識你啊,我們也無冤無仇的,您不能害我呀?”

“無冤無仇?嗬!”貴婦人冷笑,“我和你那狐狸精媽媽,冤仇可大了!”

“媽媽……”林月輕輕喊了一聲這個對於她來說晦澀陌生的詞語。

她不知道這個貴婦人跟她那個從未見過麵的媽媽有何仇怨?她隻知道,她不能死。

於是再次哀求,“阿姨,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

林月的哭求完全無濟於事,貴婦人麵露陰狠又是一腳踹向她的胸口。

“啊……”林月尖叫一聲,捂著胸口,喉嚨一股腥甜,咳出一灘鮮血。

她痛苦的蜷縮成一團,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

“動作快點。”貴婦人不耐煩的命令道。

兩個彪形大漢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兒一個大小適宜的土坑就挖好了。

他們毫不猶豫的抓起林月的胳膊腿,不顧她的掙紮哀嚎直接往坑裡一扔,就開始掩埋泥土。

“啊……不要……”林月充滿恐懼與絕望,眼淚從眼角不停的往下滾落。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

她已經活的如螻蟻般卑微可憐。

“求求你們……放了我!”林月一邊哭求一邊使出渾身氣力掙紮著往坑外爬。

眼見著爬到坑邊,卻被貴婦人毫不留情的一腳踹進去。

林月直接被踹的躺在坑裡,一鏟一鏟的土隨即朝著她蓋來。

“咳咳……”塵土嗆得她不停的咳嗽,眼睛也被迷的睜不開。

滾燙的淚水在她的臉上留下一行行如血般的泥痕。

她掙紮著坐起來,雙手在空氣裡不停的攀抓,渴望抓到一顆救命稻草,帶她脫離苦海。

那淒苦的樣子令倆彪形大漢動作一滯,於心不忍又冇上心頭。

可對上貴婦人陰冷的眼眸,隻得默默地在心裡祈禱,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小姑娘你死了可彆認錯人啊。”

隨即一咬牙閉著眼什麼都不管,一鏟接一鏟往坑裡送土。

很快泥土掩埋了林月的腿部,胸部,直到最後一鏟子土蓋住了她的臉麵。

那絕望的哭喊聲似乎還迴盪在樹林間,久久未散。

月色下,貴婦人猶如一個魔鬼,壓低帽簷,嘴角露出冷血的笑。

在兩名手下將掩埋林月的泥土踩踏嚴實後,才漠然離去。

風停了,烏雲遮住了皎潔的月亮,周圍一片漆黑。

一縷清透的人形白光自土坑裡出來,漂浮在上空,隱隱約約傳來一陣陣淒慘的悲鳴聲。

良久,人形白光才飄然離去。

……

不多久,田間小路邊,那隻通體漆黑,被小混混們虐待致死的小貓,忽然睜開了眼睛,發出幽幽的藍光。

它“喵嗚”一聲翻身爬起,順著田間小路朝樹林深處竄去。

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林裡,閃著兩隻銅鈴般發著幽幽藍光的眼睛,以及傳來刨挖泥土的“沙沙”聲。

與此同時,又一縷清透的人形白光好似穿越時空般突然閃現,並緩緩冇入掩埋林月的坑裡。

隨即,一隻瘦弱的胳膊探出地麵,接著另一隻胳膊也探出來。

一個黑影猛然坐起來,發出一聲悠長的喘氣聲。

烏雲散去,月亮又出來了,空氣中傳來一句不可思議的質疑聲,“我的天啦!我這是在哪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