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慕秦 > 第2章 晉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慕秦 第2章 晉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道驚雷閃過,跪伏在地的許落猛然一驚,汗如雨下。

待到驚雷退去,原本緊閉雙目的盛隆皇帝才緩緩的睜開雙眼,用著淡漠的語氣開口道“西南大旱你也以為是朕的過錯嗎?”

原本就已經緊張到極點的許落一聽這話,越發的誠惶誠恐起來,整個人的嗓子眼再一次體會到了心臟的狂跳。

一開始還想說些什麼的許落,在重重壓力之下,直接失去了開口的能力,多次的嘗試也未能發出一丁點兒的聲響。

望著渾身顫栗,卻不發一言的許落,盛隆皇帝暗自搖了搖頭;但是他轉念一想,隨後急言喝問道“你是朕的兒子嗎?你看看的那些兄弟們,哪一個不是雄姿英發、能文能武?而你呢?你說朕留著你還有什麼用嗎?”

麵對著盛隆皇帝如同崩山一般的氣勢,許落不發一言,整個人直接原地昏死過去。

看著如同死狗一般的許落,盛隆皇帝重重地歎了一口氣,朝著外邊揮了揮手。

不一會,一群身披輕甲的侍衛們走入其中,將癱倒在地上的許落抬走,並將他因為過度恐慌而產生的遺留物全都清理乾淨。

待許落被抬走之後,盛隆皇帝望著窗外黑沉沉的天空,沉思了良久之後,對著一旁的劉瑾淡淡的開口道“去吧,讓他去燕國為質吧。”

望著決絕的盛隆皇帝,劉瑾出乎預料的開口求情道“陛下,真的要這樣嗎?”

盛隆皇帝搖了搖頭,堅定的開口道“生在帝王家,你能護他一時又如何?人總歸有自己的路要去走。”

看著盛隆皇帝堅決的態度,劉也瑾不再堅持,領命而走。

自此晉朝的三皇子許落,便成為了眾所皆知的棄子。

……

“買定離手了!買定離手了!“

一聲聲吆喝不停的在四周響起,昏暗的燭火,在微風吹拂之下肆意的飛舞著,一群身著麻衣的粗獷漢子正圍繞著一塊簡易的石頭,雙眼瞪得老大,緊緊的盯著莊家手中的骰盅。

看著不斷下注的賭徒們,莊家笑顏如花,手中的骰盅搖的飛起,更是在天空中勾勒出一個個金元寶的模樣,引得一旁的賭徒們驚叫連連。

待賭徒們將手中的賭資全都投到賭桌之上,莊家也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一點點的打開了手中的骰盅,露出其中讓人為之神往的數字“1、2、3小“

隨著大小的解開,其中一位賭上自己全部身家的選大的漢子,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站起身來,指著莊家,大聲的喝問道“小?為什麼會是小,你是不是出老千了?“

看著不斷喝問的賭徒,莊家及不惱也不怒,隻是淡淡的開口道“劉二,賭桌上的規矩你我都懂吧,既然買定離手了就要願賭服輸,不然就不要怪我不顧我們多年相交的情誼了。“

看著莊家氣定神閒的樣子,再看看他四周隱隱起勢的人,劉二慫了,隻得悻悻然的離開了賭桌。

劉二這一鬨,眾人也失去了繼續玩下去的興致,四散而走。

一場鬨劇也就這般草草的收了場。

坐在車廂裡的許落將一切儘收眼底,待劉二路過他的車廂之時,他撩開簾門,輕聲道“剛纔輸掉的那些,你還想不想拿回來?”

“想啊?”未曾分辨聲音來源的劉二下意識的回答道。

“喏,給你!”許落十分隨意的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十兩碎銀,扔向了劉二。

接到銀子的劉二先是一愣,繼而轉過身來,便看到了許落那滿麵春風的笑容,他悚然一驚,直接跪倒在地上,不停地求饒道“求落王爺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了,求落王爺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看著納頭就拜的劉二,許落也有些懵圈,完全看不懂這劉二在做些什麼,他不過是做一件好心的施捨,他為什麼會這樣?

就在許落疑惑之時,他身旁的侍衛長替他做出瞭解釋,隻見那侍衛長手中長劍出鞘,直衝劉二的脖頸而去。

一時間,頭顱滾落、血濺當場。

這一幕直接嚇傻了許落,他舉起顫抖的手,有些不可思議的質問道“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在乾嘛?”

聽著許落的質問,侍衛長並未多言,隻是默默地將染血的長劍歸鞘,靜靜地站立在一旁。

原本吵鬨不堪的車隊,也因為這一劍得到了極大的震懾,一時間鴉雀無聲。

看著無視自己的侍衛長,那顆被憤恨與驚懼衝昏的頭腦也逐漸清明,他也逐漸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他隻是一個送往他國的質子,一個被皇族所拋棄的棄子。

烈日灼灼,燒不儘內心悲涼;許落默默地放下手中掀開的車簾,返回了被黑暗籠罩的車廂。

“我隻是一個棄子嗎?”回到車廂的許落有些不甘心的自言自語道。

冇人回答他心中的疑問,連他自己都冇辦法給出一個既合理又怡然自得的解釋。

一時間昏暗的車廂更顯的沉寂。

人們的精神可以停歇,前進的路途卻是不行,送質的大隊並不以許落的意誌而停轉,休息了片刻之後,再一次拔營啟行。

……

從劉二被侍衛長斬殺之後,許落便龜縮在冰冷的車廂內一言不發,就連晚飯時間,侍衛們給他送飯時,也不見他有半點的動靜。

拎著已經發涼的食盒,王二虎有些無奈的向著侍衛長稟告道“劉大人,落王爺不吃我們送去的東西。”

聽完王二虎的彙報,侍衛長也隻是微微一愣,伸手拿過王二虎手中的食盒,便揮手示意其退下,自顧自的向著許落的車廂走去。

來到許落的馬車前,侍衛長先是伸手拍了拍車門,卻不見見許落有半點的反應,他也不再多做試探,體內真氣運轉,一掌便拍開了許落的車門,伸手將許落從其中拽了出來,重重地扔在地上,並出言譏諷道“你還以為你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三皇子、落王爺嗎?要知道審時度勢,彆個自個找不痛快,更彆給我找不痛快!”

望著盛氣淩人的侍衛長,四周的眾人噤若寒蟬,許落更是被嚇得渾身發抖。

看著許落怯弱的樣子,侍衛長自覺已經達到了他想要的震懾效果,便隨手將食盒丟到許落的麵前,冷聲道“給我吃完。”

侍衛長滿身的煞氣進一步刺激了許落脆弱的內心,他直接嚇了激靈,捧起麵前的食盒,半點不見皇家禮儀的趴在地上吃了起來。

直到許落將食盒裡的東西吃完,侍衛長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一彎腰一個海底撈月將許落拎起,再一個猴子扔桃將許落擲出,穩穩地落到車廂內。

做完這一切,侍衛長滿意的拍了拍手,信步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