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教主無情 > 第3章 君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教主無情 第3章 君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當陸無情的意識剛有一點清醒的時候,背上忽然重重地捱了一個板子。

這一下打得她眼冒金星,感覺身體每個器官都在叫囂著疼。

這力道和強度,陸無情還以為是南無宗那老禿驢呢,結果當她艱難地抬頭一看,隻是兩個好像她一隻手就能捏死的侍衛正揮著木板一下一下跟打年糕似的。

這本來如同隔靴搔癢的疼痛一瞬間好像把陸無情給打折了一般,身體也不受控製地流出眼淚。

混沌一片的意識也在一盆迎頭澆下的冷水下猛地清醒。

“還不快招!”

“你看她那樣。”

四周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般傳進耳中。

這時候陸無情才忽然驚覺她不是睡了一覺做了個噩夢,而是她所有的一切是真的冇了。

“給我招!”一個一襲白衣的男人正站在一旁咬牙切齒地看著她。

南塵修和君吟同父異母的妹妹君淓正坐在一旁愜意地看戲,動作親昵,明顯關係不一般。

陸無情忍著身心的劇痛艱難地咬牙抬起了手,白衣男子似乎是見她居然有反應便揮手讓侍衛停下。

陸無情總算得以喘口氣,她抬起好似有千斤重的頭,迷糊一片的視線恢複了澄淨。

無數陌生的人坐在四周嬉笑著看熱鬨,雕刻著花紋繁複獨特的建築,明黃高堂。

陸無情認得,這是南緣國皇家的朝堂上。

“還冇死?”君淓驚訝地叫出了聲。

她可是特地收買了那幾個侍衛讓他們下死手的啊!

南塵修也覺得不可思議,他昨晚可是親眼看見這傢夥喝下了毒藥,怎麼可能還能活?莫非在他走後她又吐了出來?

“陛下、臣女冤枉……”陸無情用已經沙啞的嗓子氣若遊絲地喊出了這句話。

真冇想到這君吟的身子竟然孱弱成這樣,陸無情忍不住在心裡給自己捏把汗。

“你冤枉?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想狡辯!”高堂之上的皇帝已經黑了臉。

伴隨著皇帝聲音的落下,四週一片肅靜,陸無情攥緊雙手,知道此刻一句話說錯便是萬劫不複,她可不能錯失這次重生的機會!

大陸分四國,西國西岐多荒漠,地廣人稀,常年與北國北冀聯盟,而北國嚴寒,以戰鬥部落散居為主,易守難攻,所以根本冇人想啃這兩塊硬骨頭。

剩下的兩個國家就不同了,富饒的東國東臨,近期登基了一位新皇帝,史上最年輕最暴虐的皇帝,擁有十三禁衛,各個以一敵百,最愛打仗,人也落得個“血皇”的稱號。

南緣國家也是富饒,但是曆來重文輕武,麵對東臨的壓力朝中分為了兩派勢力,一派以三皇子和丞相為首認為應當依靠武林來加強國家的勢力,一派則以四皇子和大將軍為首認為應當以重視本國武力為主。

陸無情早有耳聞,她也是讚同這個四皇子的。畢竟依靠武林依靠的是哪些人她是最清楚不過的。

那些人狼子野心,加上如今她陸無情已死,七殺教覆滅,可以稱得上是毫無後顧之憂,他們怕不是想南緣國的皇家換個姓。

本來前段時間武林比武大會這個四皇子大放異彩她還以為冷昊的如意算盤要落空了,結果冇想到她前腳剛死,後腳他們就耍了這麼一招。

但如今四皇子武功已廢,東臨虎視眈眈,就算此刻她陸無情在朝堂上供出三皇子,皇帝也不敢動這個三皇子,反而有可能被扣上誣陷的帽子,直接罪加一等。

所以南塵修和君淓纔會那麼得意地靠在位置上,因為他們知道無論如何,君吟都難逃一死!

但現在在這裡的可不是君吟,而是她陸無情。

因為利益相對所以要置自己於死地是嗎?那麼她就讓他們……利害一體!

“我是冤枉的、這個毒藥……是魔教之人乾的,與我……無乾。”陸無情斷斷續續地說出這麼幾個字後,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臉色劇變。

“放肆!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君淓第一個站了起來大喊一聲。

若是傳出一絲她天下閣的人與魔教有染,那恐怕再難在武林立足!

“你說這話有什麼證據。”一直在一旁黑著臉的白衣男子此刻卻抬眼正眼看了君吟一眼。

“此藥我識得。”陸無情確實認得這毒。

這毒是她的第二護法,醫道魔的作品,無色無味,但製作過於繁瑣且藥材難得便冇怎麼使用過,武林上幾乎冇有人知道。

“你知道?哈哈哈,開什麼玩笑!就你!”南塵修毫不留情地大笑起來。

“大人不信可請森羅殿的人前來辨認是否為七殺教醫道魔所為!臣女區區一個天下閣小姐,如何拿得到這種物品!”

“森羅殿!”聽到森羅殿的名號君淓的臉色陡然一變。

“誰知道是不是你自己與醫道魔勾結?”南塵修咬著牙發難。

“我能在天下閣這麼多人的目光下與醫道魔勾結嗎?而且醫道魔他為什麼要與我勾結害這個四皇子?”陸無情說到這裡還準備說什麼,被皇帝打斷。

“夠了,先把她關下去!此事再查!”

陸無情知道這個皇帝心虛了。

他南緣國的四皇子武功儘失,最終受益的隻有一個與武林盟關係密切的三皇子。

這最終隻能說明這這個魔教和武林盟勾結,這若是傳出去,那恐怕得引起不小的轟動。

“且慢,陛下。”白衣男子伸手攔住了要把陸無情拖下去的侍衛。

“你如何知道那藥的?”

就像南塵修嘲諷的,就憑她?

陸無情笑了,她臉上的血漬未乾,如此狼狽的情況下卻忽然令人感覺有一種妖豔的美。

“臣女剛想說來著,臣女不僅知道,還知道如何解這個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