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混沌魔神體君逍遙小說 > 第2020章 寇烈大帝的得意,這什麼情況,全族吃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混沌魔神體君逍遙小說 第2020章 寇烈大帝的得意,這什麼情況,全族吃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三皇壁壘外。

虛空中,萬妖圖和旱魃骨杖所碰撞產生出的微塵世界,開始不穩定,接近解體的邊緣。

“哦?快結束了嗎?”

看到這一幕,魃族的那位大帝,目露奇光。

他名叫寇烈,是贏勾一脈的二代大帝。

這次獵殺君逍遙的計劃,由他主掌。

他也認為,這絕對萬無一失。

因為有萬妖圖和旱魃骨杖氣息的關係。

所以現在在外界,還無人清楚微塵世界裡的情況。

但寇烈大帝,可是知曉他這邊的力量。

除了幾位懸賞榜級的天驕。

更有三位自斬一刀的準帝。

這般陣容,獵殺一個後生小輩君逍遙,簡直是殺雞用牛刀。

甚至,整個界海這邊的天驕,都有可能團滅。

想到這裡,寇烈大帝也是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這次血戰過後,應該能夠削弱界海那邊年輕一代的有生力量。

最重要的是,可以讓天涯大帝痛不欲生。

那畢竟是他的親子嗣啊。

而三皇壁壘這邊,城牆上,一些宿老眼中都是有著憂色。

雖然有界中界的戰將援助。

但結果如何,還真說不準。

“那微塵世界像是要解體了,大戰快結束了嗎?”

“戰況究竟如何,不知道傷亡重不重。”

“那魃族竟然主動挑釁,怕是有什麼手段……”

一些宿老都是本能的感覺到不太妙。

“嗬嗬,看來快要結束了,你們或許將看到一副染血的畫卷。”

對麵,黑霧滔滔間,寇烈大帝冷笑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

一位輩份頗高的宿老,皺著眉道。

如今戰局已接近落幕,寇烈自然也無需再掩藏什麼。

他冷笑一聲道:“什麼意思,不過是認為,你們界海天驕這次將團滅而已。”

“怎麼可能!”

“胡言亂語!”

“還有界中界的年輕戰將參與,怎麼可能會落得這般結局!”

三皇壁壘這邊的宿老都是嗬斥。

“嗬,那些界中界的雜魚又如何,難道還能和準帝相比嗎?”寇烈冷然一笑。

“什麼,準帝?”

東嶺關這邊的宿老都是一驚。

而後他們立刻想到了一個方法。

“該死,自斬一刀的準帝!”

這些宿老相視一眼,臉色都是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倒是冇想到,魃族竟然會捨得花這樣的手筆。

不惜斷絕準帝的前路,也要坑殺界海的天驕。

“你這樣做值得嗎,說句不好聽的,準帝劫也冇有那麼好渡過。”

“億萬天驕,能有幾個有資格渡過準帝劫?”

“你竟然會讓準帝自斬,去對付這些後輩。”

這些宿老萬萬想不到,魃族會出這一手。

“值不值得,嗬,你們不會明白。”

寇烈也冇說太多。

一具先天聖體道胎的價值,可比準帝價值高太多了。

“不好,莫非是因為雲氏少主!”一位宿老忽然一驚。

其他人也是恍然大悟,明白了前因後果。

所謂天驕血戰,其實不過是個幌子。

魃族想要除掉的,是君逍遙!

“可恨啊!”

有宿老跺足,後悔萬分。

先不說君逍遙若隕落,對界海而言,是一種怎樣的巨大損失。

就光是他隕落的後果,這些宿老都承擔不起!

彆說雲氏帝族問罪了。

他父親天涯大帝,可就是三皇壁壘的守關人。

一位守關人的子嗣被殺,那影響何其大?

整個東嶺關,除雪月妖帝外,怕是無人能擋住天涯大帝的怒火。

而他們這些宿老,嚴格來說,都有責任。

“快去救他!”

“已經來不及了,到了現在,該發生的事情也絕對已經發生了。”

“我們看結果就行了。”

“是啊,隻能祈禱雲氏少主吉人自有天相,或者雲氏帝族給了他什麼護身寶貝吧。”

在場宿老皆是搖頭歎息,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

他們也知道,這隻是自己在安慰自己。

魃族竟然準備的那麼周全,又豈會完不成任務呢。

“嗬嗬……”

寇烈大帝看到三皇壁壘那邊,一片愁雲慘淡之相,冷笑一聲。

這感覺,還真是有些愉悅啊。

他覺得,他們魃族,應該慶祝幾天,全族吃席。

“不知先天聖體道胎的真血,究竟何等美味?”

寇烈大帝甚至已經在想君逍遙的聖體道胎真血了。

而就在這時。

轟隆……

虛空有驚雷聲響起,那是微塵世界在崩塌,即將徹底破碎。

而在破碎之前,有璀璨的神華流轉,形成光門。

開始有一道道身影從中遁出,人數看上去還不少。

“是魃族的天驕嗎,莫非我界的天驕真的全滅了?”

一些宿老,甚至都不敢看。

有魃族自斬一刀的準帝在裡麵。

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多界海天驕活著。

然而這時,一些興奮的聲音響起。

“哈哈,這次天驕血戰,還真是痛快!”

“我可是殺了十幾個魃族的狗崽子!”

“得意什麼,那些魃族狗崽子,早已經被雲逍少主嚇破膽了,連戰意都冇有,你這是撿漏!”

“那你撿的有我多嗎?”

“哎,可惜,戰場要崩解了,不然我還能殺更多!”

一群天驕,喜氣洋洋,像過大年一般,歡歡喜喜地走了出來。

有的更離譜,勾肩搭背,簡直像是踏青回來了一般。

三皇壁壘的宿老:“???”

魃族寇烈大帝:“???”

“是我眼花了,還是出現幻覺了?”一位宿老有些發呆。

“我怎麼還感覺到了一種喜氣洋洋?”

另一位宿老臉皮也有些發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裡麵發生了什麼?”

一位宿老忍不住上前,將一些天驕接引而來,問道。

“老前輩,我們贏了啊,大獲全勝!”

一位天驕意氣風發,眉飛色舞道。

“大獲全勝,這麼怎麼可能?!”

一眾宿老都是有些發呆。

寇烈大帝不是說,有魃族自斬的準帝混入其中嗎?

怎麼還能大獲全勝。

難道他在撒謊,故意讓他們擔心?

也不對啊,堂堂大帝,有必要撒這種謊嗎?

而另一邊,寇烈大帝也是有些發懵。

怎麼這些界海天驕,都完好無損地走出來了。

更過分的是,還勾肩搭背,一臉輕鬆?

這特麼是踏青呢,還是春遊呢?

什麼情況?

那三位準帝在劃水摸魚嗎?

而且最重要的是,怎麼這麼久了,都冇有魃族的天驕出來?

寇烈大帝一臉的迷茫,感覺有些風中淩亂。

把他都搞不會了!

終於,到最後,有幾道身影,從那戰場裡出來了,倉皇竄向寇烈大帝這邊。

那是兩三隻小蝦米,驚恐無比,簡直像是經曆了十八層地獄一般。

他們看到寇烈大帝,立刻哭訴了起來。

“大帝,完了啊,我族那些登上懸賞榜的天驕,暨月被那雲逍鎮壓了,其餘人全死了。”

“還有三位準帝大人,也都死在了那雲逍手中!”

“我族的絕大多數天驕,都隕落了。”

“隻有我們幾個,因為在戰場邊緣,才勉強逃出來。”

這幾隻小蝦米,膽寒無比,眼淚鼻涕齊出,被嚇破了膽,向寇烈大帝哭訴。

聽到這些,寇烈大帝臉色青紫,腦子嗡嗡的,像是被一百頭驢子連續不斷地踢踹。

這回,他們魃族是真要全族吃席了。

不過不是吃界海天驕的席,而是吃自家人的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