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黑塔無限 > 第9章 被人撲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黑塔無限 第9章 被人撲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咚咚咚咚……”

薑雲齊快速跑下樓,出了這棟樓之後,薑雲齊立即選定一個方向開溜。

不是遠離市中心,而是更加深入市中心。

薑雲齊直接朝著中心銀行的附近跑了過去。

說到薑雲齊不怕死是不可能,任何人都或多或少怕一點死,不怕死的已經超越人類了。

之所以薑雲齊朝著中心銀行的方向跑,那當然是因為黑塔不一定會在中心銀行降臨了。

是的,不一定。

薑雲齊所編造的謊言僅僅是憑藉某一事實後誇大其詞的表現,根本冇有真正的邏輯論證可以證實黑塔會在中心銀行降臨。

某種程度來說,黑塔是否降臨柳玄市都不一定。

未來皆是未知。

反正薑雲齊的目的是親眼目睹黑塔的降臨,如果正如他胡編亂造的那樣會在中心銀行附近降臨也是正合他意。

薑雲齊冇花多少時間就又到了中心銀行的附近。

這時候的警方已經儘數撤離,應該是都去核電站那邊和恐怖分子對峙了。

薑雲齊此刻也相信那個清秀男人不會追過來,一者是自己有把握成功唬住了他,就算對方認為自己說謊了一部分,也不會全盤否自薑雲齊的猜測和推理。所以清秀男人絕對不會托大到靠近中心銀行周邊。

二者是認為對方身為黑塔神教教徒,其餘教徒在覈電站和柳玄市警方周旋對抗,他冇道理不過去幫忙出力。

薑雲齊趁此在中心銀行附近的一棟寫字樓登高望遠。

望著西邊太陽逐漸沉入天際地平線之下。

靜靜等待黑塔的降臨。

殘陽如血。

火燒一般的雲遮住半邊天宇,城市中在人去樓空之後顯得尤為寂靜,破敗的牆壁高高矗立,災後的中心銀行像是堆砌起來的煤炭,綠化帶殘缺一塊,茂盛一塊,道路兩邊的樹木有的東倒西歪,有的殘枝敗葉。

薑雲齊在寫字樓的四樓樓頂,看著曾經的繁華變成如今眼底的滿目瘡痍。

一言不發。

時間一點點溜走。

薑雲齊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他的手機冇電了,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了,殘月從雲後麵露出真容,清冷的月色無為無我地審視地上生靈。

毫無征兆的,薑雲齊感覺到了一陣風。

空氣在大氣層內也占有位置,在大氣層底部的空氣也是有質量的,不過大多被忽略不計了。

薑雲齊抬頭。

一座黑色的塔憑空出現。

黑塔冇有將寫字樓攔腰截斷。

但那個深邃的、神秘的、令人恐懼的、令無數人狂熱、令無數人趨之若鶩的黑塔就這麼在薑雲齊頭頂上,離著他的頭顱約莫一公分左右的位置安靜的懸浮著。

薑雲齊抬頭所見,乃是深淵。

徹徹底底真實意義上的深淵。

薑雲齊感受到了莫大且難以言喻的心緒波動。

某種滿足感和昇華感。

就像是自己完成了某一件偉大的事情一樣。

那份顫栗的、深入靈魂的、銘刻於基因深處的悸動。

薑雲齊渾身帶著汗水,他顫顫巍巍地扶著樓梯走下寫字樓。

他感覺到了來自黑塔的無形的壓迫感,薑雲齊在首次來到市中心的時候,目睹過老嫗與一個女人的相殘場景。

當時的他憑藉蛛絲馬跡猜測出了關於黑塔的一個真相。

現在,那種揮之不去的恐懼感又浮了上來。

黑塔,影響的絕對不止單一個體。

薑雲齊有理由相信,黑塔在全世界範圍內降臨,就是為了將影響範圍擴大到全球,黑塔想要放大全人類心中的惡念。

黑塔的目的之一,會不會是想讓人類這一物種滅絕?

黑塔想要通過人性之惡來讓人類自我毀滅嗎?

黑塔想要支配人類嗎?

薑雲齊胡思亂想之中,他已經離開了寫字樓,走在了地麵之上。

抬頭就是懸空在柳玄市市中心的黑塔,遮住了天空上所有的隱約可見的星光,讓人無望。

薑雲齊在親眼見過黑塔在自己頭頂上無聲無息的降臨之後,反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看黑塔,好了,黑塔降臨了。

之後呢?

薑雲齊之後的人生又該怎麼辦?

莫大的滿足感之後,是一如既往的空虛感。

追番到最後一集的時候,看小說到最後一章的時候,舞台到了落幕的時候,聚會到了散場的時候。這種空虛感都會無可抵禦的冇入身體。

但唯獨此時此刻的空虛是無限的,它好似汪洋,好似天穹,冇有邊界冇有儘頭,同時也冇有任何一個量詞可以去形容它。

無儘空虛感填滿了薑雲齊的身體。

他行屍走肉一般在黑塔之下行走。

像個失戀的人。

薑雲齊就這麼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被人撲倒。

他神遊天外,終於迴歸。

薑雲齊被打了一拳,鼻子直接流血。

薑雲齊又被扇了一巴掌,眼冒金星。

薑雲齊瞪大眼睛,看著那個撲到自己身上不斷給自己一拳又一拳的人。

嗯?那個黑塔神教教徒?那個清秀男人?那個傻逼?

騎在薑雲齊身上給了薑雲齊一巴掌加上三拳頭的男人正是不久之前被薑雲齊狠狠耍了一次的清秀男人。

清秀男人眼中怒火好似要化作實質,他憤怒地咆哮,“我找了你六個小時,六個小時,終於讓我找到了你。”

“我要殺了你……”

“我要……”

清秀男人的麵孔猶如從地獄爬出的修羅惡鬼,他眼中的殺意好像可以迸濺出火花。

薑雲齊明白了。

黑塔的完全降臨,徹底激發了清秀男人心中的惡,他此刻僅僅是一個被憤怒與惡意占滿軀殼的野獸而已。

而相比之下,自己的理智則仍舊保留。

黑塔想讓人類自相殘殺的猜測不攻自破了。

因為黑塔對於薑雲齊自身情緒的影響可以說是很微小的,清秀男人已經變成了一隻隻懂得血肉與殺戮的獸類。

而薑雲齊自己則還是可以保持理性的思考,同時兼顧人類的感性。

之前那種落寞感和空虛感正是薑雲齊身為人類,冇有被黑塔變成惡獸的最有力的證據之一。

每個人受到黑塔的影響是不同的。

有的被黑塔完全摧毀了理智,有的則僅僅是會情緒偏激一點。

薑雲齊做出了判斷。

或許黑塔的目的不一定是讓人類毀滅。

薑雲齊摁住了清秀男人的手腕,現在的對方眼睛充血嚴重,額間的青筋暴露且猙獰。

薑雲齊冇費什麼力氣就掀開了對方。

就像對付一個隻會蠻力的獸。

薑雲齊一腳踢開清秀男人。在對方的身上落下了沉重的幾拳,打的對方齜牙咧嘴。

“呸,”薑雲齊朝地上吐出了喉嚨間的異物,發現不是痰,而是黑紅的血水。

薑雲齊起身,抓著清秀男人的頭朝著地上撞。

“給你敬愛的黑塔大人磕一個不過分吧?”

在薑雲齊手上的清秀男人悶哼一聲,對方眉心有大片大片的血流下來。

薑雲齊看著昏迷過去的清秀男人,冇有下死手,冇有補刀,他摸了摸自己的牙齒和鼻子,上麵都是血液。薑雲齊覺得可以再給這個瘋子補上幾腳,就當解氣了。

薑雲齊踹了昏過去的男人幾腳後,看著遠方發愣。

他覺得很多人都是不可理喻的瘋子,黑塔神教的教徒是瘋子,柳玄市的警官們也是瘋子,破敗的城市與腐爛的文明都是為瘋子搭建的舞台。

瘋子們一個個上台又一個個落幕,被取悅的神明則從來不苟言笑。

或許自己可以考慮一下上台表演?

薑雲齊思維開始發散。

在乾翻了黑塔神教這個瘋子之後,薑雲齊覺得這場鬨劇該結束了,自己該回去呆在墓地附近,準備好棺材隨時接受並且享受腐爛的過程。

薑雲齊累的躺下了。筋疲力儘。

之後,驟然劇變。

天上懸著的黑塔冇有征兆的墜落下來。

“轟——”

一棟寫字樓的樓頂被黑塔壓毀,隨著黑塔的下沉,寫字樓一層一層的崩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