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黑塔無限 > 第6章 福音藥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黑塔無限 第6章 福音藥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黑塔神教的水很深,這是薑雲齊聽聞清秀男子的自述後的第一想法。

從黑塔降臨,到此時,一百多個小時之內,藍星人類的宗教體係就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黑塔神教出道即巔峰,問世便鋒芒畢露,一舉入圍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宗教組織之一。

社會媒體和網民們對黑塔神教的評價兩極分化,譭譽參半。

薑雲齊以自己的智商對這一夥教徒們做出了分析。

薑雲齊在之前認為黑塔神教大多是一些冇什麼腦子,寡聞鮮見的宗教狂熱者,智商等同於豬。任何新奇的特彆事物怕是都會成為這些黑塔神教教徒的崇拜對象。

但他猜測錯了。

黑塔神教的教徒,有組織有計謀,他們從黑塔登陸的一開始就密切關注這一超凡的神秘造物。

黑塔神教在所有國家政府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占據了絕對的先手。

依照清秀男子的所言。

神教的其中一位主教在黑塔降臨的開始便通過計算不斷計算下次登陸時間。

數次正確的預言,這令民眾們無法抑製的發展了黑塔宗教信仰狂熱化的萌芽。

這也為黑塔神教在短期之內吸收了大量平民作為教徒奠定基礎。亦是在一週之內被國際宗教協會承認的決定因素之一。

黑塔神教的謀劃是既然理性的目的,也有感性的狂潮。

黑塔神教謀劃組織了柳玄市的暴動,調虎離山了柳玄市的所有警力儲備。

市區被毀的不成樣子,警署們諂媚權貴和對付暴徒無能為力的樣子落在群眾眼裡,這一形象會隨著柳玄市的執政人員一生,。

一招令柳玄市市政府的信用度瞬間跌入穀底,幾乎所有的身居市中心的柳玄市市民不再信任柳州政府,選擇逃往臨市。

黑塔神教就這麼利用了黑塔降臨的未知恐慌,兵不血刃地毀滅了一座地方政府。

這是極其可怕的。

薑雲齊抬眼看向邀請自己入教的清秀男人。

清秀男人在講述關於黑塔,關於黑塔神教的時候,那種從眼底裡麵溢滿出來的盲目與深信不疑,已經讓他偏執固執的認為黑塔要來毀滅世界,而神教是唯一可以救命的機會。

教徒的那種狂熱是純粹發展自內心深處,不帶任何矯揉造作。

由此可見,黑塔神教的洗腦能力也是首屈一指。

“你要不要加入我們黑塔神教啊?”清秀男人說了這麼多,總算到了重點上麵。

薑雲齊等的就是這句。

“話說,怎麼纔算加入黑塔神教?口頭承認算嗎?還是說需要手續?需要填表什麼?”薑雲齊耐著性子問下去。

清秀男人大喜過望,轉身從長椅後麵搬出來一個方正的黑色公文包。這是早就有準備了。

剛纔拉著薑雲齊換地方坐下的行為原來是為了現在鋪墊。

清秀男人打開公文包,拿出裡麵的一根針管,和一個紋身貼,“不用填表,這裡麵這一張紋身貼是黑塔榮譽的標誌,每個教徒身上都要有,具體哪一個部位,你可以自己選。”

男人又晃了晃手中的針管,“至於這個麼……”

“這可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這是滅世後的人體疫苗,可以確保你在末日裡不被任何病毒和細菌侵入人體,就當做是你人體的第二免疫係統好了,隻要注射了,保證一年內無病無災,之後每年固定時間到教會總部再次接受注射就行。”

“哦對,我們的注射器也很乾淨的,我們每一個注射器隻會隻用一次,然後上交教會集中銷燬,不必擔心有HIV風險……”

“哦,還有最後一點,注射的過程要拍視頻的,稽覈通過就算入教了,稽覈很快的啦,三分鐘就夠。”

在聽聞入黑塔神教要注射某種不明化學物質時,薑雲齊的眼神就已經完全冰冷了下來。

冇翻臉純粹是冇找到好的時機。

薑雲齊是萬萬不想體內被注射任何未知的藥物。

不明所以接受了靜脈注射的後果是遠超想象的危險,可能被精神藥物控製,可能會被逼瘋,可能會成癮,可能當場休克。

薑雲齊說:“黑塔神教我很感興趣,可我最近做了個手術,手術關閉了我的免疫係統的部分功能,我被醫生告知不可服用任何藥物,這注射恐怕是不行的……”

冇等到薑雲齊胡謅完,清秀男子抓著針管就要往薑雲齊身上紮過去。

他還一隻手拿著視頻在那裡拍攝。

清秀男人說,“當然沒關係的,我不是說了麼,這可以看作是第二免疫係統啊,就算你人體本身的白細胞全部罷工,這一支試管也能讓你百病不侵。”

薑雲齊慌亂地朝後躲了一下,閃開了冷不丁紮過來的針管,擺著雙手後退,“等一下!我有極其嚴重的過敏體質,我青黴素過敏,頭孢過敏,阿司匹林過敏,芒果過敏,如果不做任何皮試就注射的話,萬一引發過敏性休克,我可能會當場死亡!”

此言一出,清秀男人手裡攥著針管停住了腳步,像是在糾結和思考。

薑雲齊準備跑了,“好不容易有人答應入教了,要是死了那不就白搭了嗎?”

“我猜,你們入教是有績點考覈之類的吧,一個教徒必須拉多少個人頭會有獎勵,否則會有懲罰。”

“你說,我要是死了,你的績點考覈怎麼辦?”

清秀男人原地停了好一會,這本該是薑雲齊逃跑的最佳時機,但他未能把握這短短的三秒時間。

下一刻,清秀男人放棄思考,直接撲了過來。

口中大喊,“冇事的,你不必顧忌這麼多,這一支是福音,是神的恩賜,神的恩賜不會有過敏反應!神的恩賜不會傷害你的身軀!”

薑雲齊大驚。

他再次往後一仰,躲開一針。

清秀男子不依不饒,再次撲了上來,薑雲齊則立即脫下外套,纏了一圈綁在左手手腕,當做一個盾牌。

針管的動作很單調,它是不能夠進行揮砍的動作的,那樣實在太容易使脆弱的針頭崩掉。

所有將針管所謂武器,其實是愚蠢的。

就算針管裡真的有著某種可以瞬間殺死人的病毒,也不會讓拿著針管的人的威脅性大於拿著刀具的人。

針管隻適合紮和刺的動作。攻擊模式太單調。

因此,可以大致判定出手持針管者的行動軌跡,然後擊打對方手腕,將凶器擊落。

這一方案是薑雲齊一直防備著這名黑塔神教教徒的結果,從清秀男子拿出針管的時候,薑雲齊就在構思其雛形。順帶一提,最開始的時候薑雲齊是假想對方手持刀具向自己撲來。

薑雲齊的假想應敵方案無懈可擊。

現在,正是執行的時候。

薑雲齊後仰,在對方毫無章法的針紮手法下,看清了對方的紮刺方向,並且迅速用纏了三圈的外套精準的打擊在了黑塔神教教徒的手腕位置。

針管掉落,方案成功。

之後薑雲齊一腳踹開那根針管。兩個動作銜接的行雲流水。

一針管被暴力擊落後被一腳踢開,這也激怒了這名清秀男子。

神教教徒原本清秀的小白臉龐也猙獰起來,那名教徒的眼球血絲遍佈,眼睛怒目圓睜,出離憤怒地瞪著薑雲齊。

“你在做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