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黑塔無限 > 第10章 落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黑塔無限 第10章 落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四周的建築物如同放置在液壓機底下的黃油快一樣。

被頭頂的巨大重量摧枯拉朽一般的碾壓。

寫字樓外層的玻璃幕牆破裂,大片大片碎成渣的玻璃從天而降,就落在薑雲齊的腳下不遠處。

薑雲齊行走在開裂的市中心街道上,一隻手像是拖著隻死狗一樣拖著一個昏迷過去的男人。

為了防止對方在拖拽過程中被碎石和地麵生生磨死,或者擦出大麵積傷口導致後續感染死掉,薑雲齊在這位黑塔神教教徒的胸前墊了一些滌綸材料。

也就是薑雲齊自己的外套。

冇想到吧,現在的薑雲齊還未完全摒棄人性。

在黑塔不斷下降的壓迫之下,薑雲齊有兩個選擇,要麼丟下這個瘋子,自己跑路,可能會有微小的道德譴責,但就結論來說無可厚非,對方是個瘋子,而自己是一個鮮活的正常人,正常人都應該以自己的生命為前提,正常人都有權利自私自利。

要麼,拖著這個瘋子離開這裡,萬一要是害的自己也丟了性命,則是愚蠢中的大愚蠢了,還真當自己是個活佛了?

薑雲齊一邊咒罵自己一邊拖著後麵的黑塔神教教徒。

“媽的,我發誓下次一定不會讓這個該死的聖母心出來作祟,媽的……”

“末世先殺聖母,末世先殺聖母……”

薑雲齊吃力的拖著後麵的瘋子。

他現在不知道該稱呼後麵的教徒為瘋子,還是該稱呼自己為瘋子。

黑塔的下降速度絕對不算快。

甚至可以說它是故意留有時間讓處於它正下方的人類有足夠時間撤離。

薑雲齊就這麼猜測過。

這也是薑雲齊在人性和活命之間天人交戰得以讓人性勝出的關鍵。

正因為現在黑塔的下降速度並不快,所以薑雲齊選擇救下這個昏迷過去的清秀男子。

否則就算千千萬萬個人命在眼前,薑雲齊也會毫不猶豫的開溜而無任何愧疚的,因為他知道自己救不了所有人,故而選擇逃跑並不是可恥的。

但這個清秀男人則是完全有餘力可以救下的,如果拋棄對方則是站在了人性的對立麵了,薑雲齊此刻選擇了更加保守的方案。

他冇有放棄人性。

薑雲齊拖著清秀男人已經從黑塔正下方的中心範圍內移動向了邊界之處。

確實,拉著一個正常體重的成年人離開黑塔龜速下降的包圍圈內是很容易的,基本信手拈來一樣。

但很可惜,這次的薑雲齊犯了一個錯誤。

也不能否定其的所作所為稱之為錯誤,而該說薑雲齊冇有料到這一可能性的後果。

薑雲齊在黑塔徹底降臨之前還有最後一堂課要上,這一次的“教育”至關重要。

並且,他要為此付出一點點代價。

用個成語形容的話就是,自食惡果。

薑雲齊背後的清秀男人清醒了過來,這位黑塔神教教徒的理智與同理心冇有隨著薑雲齊的大發善心而被激發。

相反,他比之前更加具有攻擊性與殺戮欲。

清秀男人此刻的狀態,應該將其比喻為一隻擁有較高智慧的野獸,為了成功的狩獵到獵物時,它們不惜會動用一點腦子,但用的不是很多就是了。

薑雲齊在冇有注意到清秀男人已經甦醒時,一下子就被對方撲倒。

然後在冇反應過來的懵逼狀態下吃了兩拳,這兩下子可是分彆打在薑雲齊的下巴與額頭的位置。

下巴的那一拳頭直接讓薑雲齊的下顎脫臼,薑雲齊一瞬間感覺不到自己下半張臉了,隨之而來的還有口腔之中的濃鬱血腥氣息,溫熱的鮮血從鼻腔和嘴巴縫裡滲透出來。

額頭那一拳則將薑雲齊打得眼睛裡的世界有片刻的黑白與恍然。

這兩下子前所未有的將薑雲齊的人性也打得潰不成軍。

同時,薑雲齊的殺心與血性在瞬間被點燃了。

他的內心深處的自己好像本身就是一個放滿了炸彈與火藥的禁品,平時都藏在不起眼的倉庫,隻有當情況特殊時候纔會被端上來加以用途。

畢竟他以前是個社畜麼,一個社畜最擅長做的事情唯有二,壓抑自己,亦或是掩藏自己。

薑雲齊死命將自己的拳頭往對方的臉上遞了過去,兩人的交鋒是世界上最難看、最冇有技術含量、最粗糙的暴力行為。

他們都冇有新增閃避的動作,隻是一個勁的以傷換傷,原始人的技巧恐怕都要比兩人更加精彩。

拳頭和拳頭,血和血,肉和肉。

如此。

薑雲齊壓製住了清秀男人,哦不,現在以對方現在的狀態來看,絕對稱不上清秀兩字了,恐怕連影子都冇有。

兩人都是傷痕累累的半個血人。

應該稱對方為黑塔神教教徒。

薑雲齊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袖子破了個大洞,全身諸多傷口,起先是痛覺占據上風,不過後來被腎上腺素全部沖刷完畢,幾乎一點都感覺不到痛覺了,即使知道自己的背部有大量被砸在地上導致的擦傷,臉上的淤青,以及不斷抖著的手臂。

黑塔神教教徒被薑雲齊一把甩在地上,薑雲齊彎腰一個膝頂落在對方腹部,同時薑雲齊將自身的大部分體重通過一個膝蓋傳導到黑塔神教教徒的身上。

這麼一套連招下來,對方也是口吐鮮血,奄奄一息。

“轟——”

一座建築物被壓倒的聲音。

鋼筋混凝土鑄就的整麵牆壁被巨大壓力弄得支離破碎,支撐的柱子不堪重負,直直傾倒下去,將門前停著的一輛四驅車的車頂壓出一個窟窿。

兩人頭頂上的黑塔已經距離地麵隻有三米左右,這是兩個瘋子光顧著弄死對方而冇有向著黑塔外圈移動任何一步的緣故。

薑雲齊把對方的頭顱死死的朝著地麵摁住。

他一邊拖著對方的身體往黑塔圈外挪動,一邊死死鉗製著這個瘋子。

此刻,頭頂上的黑塔距離薑雲齊的腦袋已經隻有幾公分。

薑雲齊摁著的教徒紅著眼睛,兩人幾乎都以臥倒的姿勢,薑雲齊用手臂鎖住對方,挪動身軀來到了黑塔的邊緣。

他在黑塔下,離著逃出黑塔下降範圍僅僅隻有一隻手臂不到的距離。

薑雲齊選擇放開壓製黑塔神教教徒的手,則可以讓自己快速爬出來,得以逃出昇天。

但他冇有放開。

薑雲齊死死摁著神教教徒的雙臂,就算自己的手臂已經被對方用撕咬和抓握的方式留下了血痕與抓痕,幾乎可以看見裡麵的肉。

薑雲齊拖著教徒的身軀,離開了黑塔之下的範圍。

薑雲齊不會被壓死了。

然後薑雲齊摁著對方的頭顱,將這位瘋狗一般的教徒的頭重新放在了黑塔之下。

就像將對方置於斷頭台之下。

就像是慘無人道的刑罰。

此時的薑雲齊麵目全非,他從黑塔下麵不斷挪動身軀並且摁住一個同等體型的瘋子成年人,他的手臂早就該爛了,他渾身上下的衣服已經和表皮和血肉粘結在一起,不分彼此,他的腿上全都是被地麵磨出來的血跡與傷口。

薑雲齊不成人樣了,他的一切的遊刃有餘和故作輕裝,被自己的心血來潮毀之一旦。

現在的薑雲齊,彷彿不是人類。

他將黑塔神教教徒的頭顱放在了離地麵僅僅隻有三十厘米不到的窄小間隙裡,倘若僅僅注意這狹小的間隙的大小,那簡直就像是將對方頭顱放進一個抽屜裡一樣。

薑雲齊朝著早就冇什麼理智存在的黑塔神教教徒怒吼。

“現在呢?!”

“你這個雜種!”

“你這個白癡!”

“還敢再……”

薑雲齊不斷地宣泄情緒,然後他慘叫一聲,劇烈的疼痛從自己的手指上傳來。

好似一把刀斬下了薑雲齊的手一樣,好似火焰灼燒了自己的整隻手掌。

薑雲齊的手指被那個瘋子教徒狠狠咬了一口。

“我要把你……”

薑雲齊冇有把話說完。

因為,黑塔落下了。

咯啦。

啪。

……

【黑塔區域互動係統校準完畢,語言文字模塊載入完畢,全球鎖定係統校準完畢,座標係統校準完畢,亞空間維度融合化百分之百,虛數空間登陸行星,維度坍塌武器裝載充能完畢,裡位麵設定成功,物理規則統一化整合完畢,量子領域全球覆蓋率百分之百……】

【黑塔進入全球倒計時】

【十】

【九】

【八】

【……】

【三】

【二】

【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