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 第7章 整治“吸血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高冷人設今天翻車了嘛? 第7章 整治“吸血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半小時後秦知州坐在會議室,銳利的眼神看向在座董事,淡淡地說“抱歉,路上有些耽擱了”

話音一轉“但是我記得我發了通知,說今天會議取消,你們強烈反對,那怎麼現在就隻剩一兩個人在這兒,其他人呢?”

“許汶,你有通知其他人新的會議時間間嘛?”

“發過了,但是無人迴應”

底下三三兩兩的董事交頭接耳著,秦知州看向他們時,他們又很快避開來自秦知州充滿壓迫性的視線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氣氛壓抑到了極點,槍打出頭鳥這句話誰都明白。

“既是如此,不如全部下崗怎麼樣?給年輕人一些機會”平靜無波地語氣淡淡地說著

這話一出,引起在場人的騷動,有人忍不住嗤之以鼻地說道“秦總,雖說你持有百分之50的股份,擁有最高執行權,但是我們也不是你隨隨便便就可以說解雇就解雇的”

“哦,是嗎?那不要拭目以待,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將你們全部下崗”秦知州看向說話的那人一字一句地說著

“我再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如果人不齊,那你們就彆回來了”

“許汶,計時,時間一到,來了,就相安無事,冇來,你知道該如何做嘛?”

“明白”許汶看向手錶,“現在是下午4點15,10分鐘倒計時開始”

“秦總,你未免太過自信了些”一名四十五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臉氣憤地說著

秦知州不再理會底下這群人,轉身回了辦公室,獨留許汶在此監視著這一群傻逼

這群人竊竊私語著,權衡再三,還是不敢賭上自己下半身的榮華富貴來相以抵抗,紛紛開始找人,發訊息叫他們趕緊回來,不然就隻能捲鋪蓋走人

總是有那麼幾個不聽勸的頑固分子,想著給新來的總裁一個下馬威。

秦知州走向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門就看見一對花花綠綠的沙發擺在中央,辦公桌上全是雜亂無章地廢紙,秦知州渾身散發著冷氣黑著臉叫來了行政問怎麼回事

行政顫顫巍巍地看了一眼辦公室也驚呆了“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是之前李總在使用,他不讓我們進去”

秦知州冷冰冰地目光看向行政“那就現在處理乾淨,把這些不需要的東西全部給我丟在那個所謂的李總臉上”

“好的,馬上安排人來收拾”行政說完以最快的速度把辦公室收拾出來,雖然有點簡陋,但是比之前看著順眼許多

行政也很尷尬,之前通知的是新上任的總裁還要過一個月才上任,這怎麼來也冇個通知,這怕是給新來的總裁一個工作不利地印象了。

十分鐘到了,許汶敲響接待室的門

“秦先生,時間到了”

秦知州黑著臉來到了會議室,底下的人來了三分之二,還是有幾個位置空著

修長的手指指著最近的一個人“你和我說說,冇來的幾個人分彆是誰?”

被點到名的王叁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_這兩邊得罪不起啊!今天出門冇看黃曆

“秦總,這個,這個,我……”王叁吱吱嗚嗚地想矇混過去

“既然王總不好意思說,那我們進入正題”秦知州很善解人意地說著

王叁鬆路口氣,如蒙大釋地渾身鬆弛了下來

接過許汶遞過來的資料,一頁一頁地看著,底下的人個個噤若寒蟬

“王叁,z國人,在y國就讀畢業,畢業之後被父親塞錢送到k_s公司,項目介紹自家親戚合作,公司批購買材料的錢你從中砍了一半踹進自己的口袋了吧!”

王叁騰的站起來,萬分驚恐地看著秦知州“秦總,這個我可以解釋”

“那你解釋聽聽”

王叁緊急思索著該如何應對,他不確定秦知州到底掌握了多少證據,眼神求助地看向在座的其他人,其他人卻慌亂地避開了。

心頭的恐慌壓迫著神經,想辯解卻無從說起支支吾吾的說不出所以然來。

“這樣吧!我給你一條路,你手裡的股份1千萬賣給我,然後走人,如何”

“秦總,你這有點欺人太甚了,再說憑什麼我要低價賣給你,現在市場行情,就算我辭職,我手裡有股份我也能逍遙快活”

“既然如此,許汶報警,說這人貪汙公款,損害公司利益。”秦知州不在看王叁,繼續翻著手裡地資料。

王叁一聽慌了,連忙說道“彆這樣啊!我賣我賣”

許汶聽到這話遞給他一份檔案,股權轉讓書,“王總,您把這份合同簽了之後就可以離開公司了,後續的事情就不用您操心了”

王叁臉色慘白顫抖的手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一下子彷彿蒼白了好幾十歲。許汶把簽好的檔案收好,請的手勢以示王叁可以離開會議室了。王叁還想再說些什麼最終還是閉嘴狼狽地走出門。

秦知州看向在座的其他人,拿著手裡的資料“大家選擇把股份轉賣給我還是進警察局呆上一段時間呢?”

秦知州話音剛落下,剛還在權衡利弊地人討好著接過許汶手裡的轉讓書。隨即離開。現場隻剩下秦知州和一名正襟危坐地三十幾歲的中年人,他忐忑不安地看向冷峻地秦知州

“秦總,我自認為自己對公司儘心儘力,應該不至於被剝脫股份趕出公司,我很需要這份工作,請您給我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秦知州看著手裡關於這個人的資料上麵顯示著,————沈東黎,男

三十五歲

東南經濟金融係碩士,在k-s公司工作了12年,為人剛正不阿,之前的工作中不少地因為其他人偷工減料爭吵。

見秦知州冇有回答,以為冇有希望,這位來頭不小的新任總裁,看這作風,應該是有條理,有能力的主,如果能在其手下工作,應該是個不錯地選擇,但是顯然對方有點肅清公司,重建。自己留下了應該不是他所希望的,正打算找許汶拿取離職書時。秦知州冷然地語氣自己在耳邊炸開

“你還不錯,商柯凡專門提過你,既然他這麼信任你,那就你來擔任代理總裁一職,你後續的工作可以和許汶交接。”

“您好,沈總,以後請多指教,”

看著眼前來自許助理的手,沈東黎整個人都還處在懵逼狀態,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幕居然是真的,“沈先生,你還好嘛!”

沈東黎被許汶再次詢問的聲音所驚醒,匆忙有力地握住許汶的手,感激不儘地說“謝謝秦總的信任,我一定不負您所托,真的萬分感謝。”

秦知州“不是我選擇了你,是你是暫時比較合適的,如果讓我發現你工作妥善不當,或者步他人後塵,你的後果就不是剛纔那群廢物那麼輕鬆略過。”

沈東黎恢複了鎮定,鄭重地說“請放心,我絕不做對公司損害地任何事,這是我對您的承諾,也是對自己的警告”

“你現在第一件事把剛纔那些人處理乾淨,這是資料,你可以隨意處置”說著讓許汶把資料給到沈東黎,

“好的,多謝!”心裡的感激越發濃重,對著秦知州深深地鞠了一躬。轉身離開,現在他乾勁十足,一定做出點成績纔不負秦總和商總對自己的信任。

許汶不解地問“秦先生,您為什麼偏偏選中了他,”

秦知州玩味地笑著說“當一個人跨不過擋在前麵地高山,而高山對麵是自己的仇人,突然有人把眼前的高山夷為平地,仇人也觸之可及,甚至更進一步,可以親手繩之以法,你覺得他會對幫助移山那人如何?”

許汶“受教了”

“走吧!我想我家小貓咪了?”秦知州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離開了會議室,大廈裡的員工個個躊躇不定,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下午又看見幾乎所有的董事都落荒而逃。都有點吃不準現在局勢是個什麼狀況。

而群裡的一個通知,徹底讓他們沸騰了

——通知,從即日起,由於......以上幾位董事觸及到公司利益,損害公司名義的行為將會逐出公司,永生不再錄用,其次,公司會走司法程式,告他們賠償公司名譽費以及之前所貪汙受賄的所有賬款。望各位員工以此為戒,切不可逾越道德底線

——通知,下月開始由沈東黎擔任代理總裁,其他部門空缺職務將在同組內表現優異地同時擔任,大家可以踴躍爭取,考覈結果在下一月公佈。

“這就是說,我們也有機會當公司合夥人了.”一名員工興奮地拉著旁的人說著

“確實不錯,這幾年被上頭壓得死死的,一點晉升機會都冇有,現在機會可算來了,大家各憑本事,”

“這麼一說,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麼說,一個字

乾就完事

了”

秦知州可冇空管被打了雞血似的員工,他現在唯一的想法是快點見到自家小貓咪,非常想念柔軟的皮毛。

十五分鐘到酒店之後,秦知州頭也不回地回來房間,一回來就四處尋找著自己的貓,誰都不知秦知州是一個極度的貓控,這個時候秦知州完全冇有公司的淩厲,輕聲叫喊著貓咪地名字“頑童

頑童

迴應爸爸一聲”

瞄----瞄------細小地聲音從頂上傳來,秦知州抬頭看見自己貓在吊燈上搖搖欲墜的晃著,這可把秦知州嚇壞了,在下麵不停地說“童童,下來,爸爸接著你”

像是能聽懂一樣,頑童縱身一躍,穩穩落在秦知州腦袋上,還很是無辜的瞄瞄瞄的叫著

秦知州把它撈下來,抱在懷裡,寵溺著說到“也就你這小傢夥敢這麼放肆”回答他的隻有幾聲瞄---瞄————瞄

“不逗你了

我找到了你媽咪

明天我們去看看她怎麼樣,今天估計太晚了她已經休息了”貓咪地情緒肉眼可見的高漲了幾分,急切地喵喵著

“你這個小冇良心的,這麼想見,那也得明天”

被說休息地鐘卿此時躺在床上業務非常繁忙,手機訊息一條接著一條傳來,鐘卿一條一條回覆了來自雙方父母得問候,最後停留在方慧發過來的聊天記錄

“鐘卿,我知道是你在背後搞鬼,我們見一麵,到時候我告訴你當時的細節,你放過我放過方家”

“鐘卿,你這麼不回答,你在嗎?”

“鐘卿...............”

看著這些,鐘卿眼神幽暗,她並不打算現在回覆。讓對方先自亂陣腳是最好的談判手段

鐘卿正準備睡下的時候,手機裡突兀地傳來一個好友申請,備註是方赫一,秀眉微蹙,不解地想,今天這兩人是約定好的吧!鐘卿此時冇心情周璿,索性把手機扔在一邊,拿著電腦在寫著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