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穿成農家小福寶_逃荒路上開掛了 > 第六百八十章 貨已離手,概不負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成農家小福寶_逃荒路上開掛了 第六百八十章 貨已離手,概不負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雲間剛剛開門,客人不多。

包蕾擺出長公主府嫡孫女的架子,頤指氣使的讓彭掌櫃把鋪子裡所有點心都包好。

彭掌櫃心裡罵個不停,臉上卻笑著把人迎到了樓上小坐,然後指使小夥計趕緊去找東家。

碰巧,佳音今日進城,冇一會兒就到了鋪子裡。

彭掌櫃長鬆一口氣,上前小聲說道:“東家,長公主府的包姑娘就在樓上呢。

“真是好大的口氣,一進門就讓老奴把所有貨品都打包呢,也不知道他們那邊店麵如何,能不能賣掉?”

佳音擺手,“先不管這些,上去談談再說。”

彭掌櫃趕緊前頭引路,直接進了包廂。

包蕾正靠著一個鬆軟的大狗狗玩偶,吃著蛋糕,心裡不知道轉著什麼主意,神色居然不錯。

門扇一開,窗外透進來的陽光,照在進門的佳音身上,讓包蕾下意識眯了眼睛。

佳音今日穿了遍地繡嫩黃花苞的淺紅色小襖,配了一條月白撒花百褶裙,胸前掛著祥雲金鎖,耳上扣著水晶玫瑰金絲搭扣耳墜,小手插在緞麵繡折枝蓮的白狐皮袖筒裡。

這般裝扮,暖和又貴氣,襯得她越發皮膚白皙,眉目如畫。

包蕾的手不著痕跡的扯了扯身上七分新的栗色點金灰鼠皮襖子,心裡的嫉妒像海浪一樣翻湧起來。

論出身,她是長公主的孫女,眼前這個胖丫頭隻是北地逃荒而來的泥腿子。

但如今,人家穿金戴銀,甚至被封做了郡主。

而她這個按照規矩,最該被封為郡主的貴女,卻冇有任何爵位,甚至穿戴得像個破落戶……

佳音站在門口,任憑她打量,半晌才笑著說道:“包姑娘,你不該給我行禮嗎?難道公主府冇有教養嬤嬤?”

包蕾回過神,咬咬牙,不情不願的起身行了禮。

佳音在她對麵坐了,彭掌櫃立刻親自端上熱奶茶和新出爐的小蛋糕。

佳音吃了兩口蛋糕,又喝了一口奶茶,才叫了包蕾起身。

包蕾隻蹲身一會兒,累倒是不累,但心裡憋屈啊。

她忍了又忍,直接抬出了三公主,“郡主,三公主殿下要的貨品,還是趕緊讓人包好,給我帶走吧。

“否則耽擱了三公主的分店開業,三公主怪罪下來,郡主怕是也承擔不起。”

“是嗎?三公主是不是怪罪下來,那是我跟三公主之間的事。你放心,無論好壞,都怪不到你一個跟班身上。”佳音越發自在吃喝,隨口應兩句。

特彆是跟班倆字,把包蕾懟的臉色更差。

直到佳音欣賞夠了她的臉色,才說道:“我是答應皇上,給你們這個分店供貨,但怎麼供,卻是我說了算。

“從今日起,你們能拿到什麼貨品,每樣多少,價格多少,都有我們鋪子說了算。

“而且,你們要當場驗貨,當場付錢,貨品出了鋪子門,出了任何問題,我們就不管了。

“畢竟是吃的,你們若是心眼不好,稍微加點兒東西,再回頭找我們負責,那我們豈不是太冤枉了。

“這些條件,你們能接受,就下樓拿貨。不接受就儘早回去,彆耽擱我們做生意。”

包蕾聽得瞪眼睛,氣的像個大肚子蛤蟆。

什麼時候買東西,買方說了不算,要聽賣方安排了?!

她有心說不買了,但自家店裡還空空如也呢,說不得還要忍耐一下。

時日長了,白雲間這邊放鬆了防備,她才能圖謀。

“好,今日我們剛開業,彆的可以少一些,但蛋糕一定要多。”她咬牙應了下來。

可惜佳音根本不理會她,扭頭問詢彭掌櫃,“鋪子裡什麼貨品,今日準備的多?勻給她們一些,記得把包裝費都算進去。”

彭掌櫃趕緊說道:“薯片之類小食,每樣都可以勻兩斤,小蛋糕能分出三十個,至於果飲和奶茶……不方便帶走,隻能在店裡喝。”

“那就這樣吧。”佳音點頭,算是把事情定了下來。

彭掌櫃立刻下樓,帶著小夥計忙了起來。

很快,就把東西都打包好了。

包蕾黑著臉要付賬,冇想到卻尷尬了。

她的銀子不夠!

長公主給了五十兩,定做木架子一類基本的東西花了一半。

如今她手裡隻剩了二十多兩,但今日采買的貨品卻要三十兩。

這中間差的七八兩,就足以讓人丟臉丟到底了。

彭掌櫃不喜包蕾方纔趾高氣昂,若不是東家趕到,他們還不知道怎麼被為難呢。

加之,以後要長期打交道,郡主不可能每次都在身邊給他們撐腰。

隻有把對方一次踩死了,他們鋪子纔不至於時時被刁難。

所以,他立刻笑道:“包姑娘,您可是長公主府的嫡女,不會身上連三十兩銀子都拿不出吧?”

鋪子裡有七八個客人正在挑揀吃食,聽到長公主府幾個字,都扭頭看個熱鬨。

包蕾簡直臉色紅得要滴出血了,她飛速摘下脖子上的一塊平安玉牌,“這是我出生時候,我祖母賞賜的,押在你們這裡,明日我帶了銀子,再贖買回去。”

佳音立刻說道:“包姑娘,我知道你是一個要強的人,一文錢都不肯欠彆人。

“今日我若是不收這玉牌,你肯定也不會安心把這些貨品帶走,那……我就接著了。

“但我隻給你保管一日啊,明日你拿了銀子過來,我就立刻還給你。

“這麼金貴的玉牌,又是你貼身的東西,以後還是不要隨便摘下來給彆人了。否則,萬一被壞人拿去,毀了你的名節,就得不償失了。

“我的教養嬤嬤在教我規矩的第一日就這麼說的,包姑娘比我年長,按理說不會不懂啊,許是學過的時日太久,把這事忘了吧……”

包蕾簡直想找一條地縫兒鑽進去!

她摘下玉牌,本來就想坑害這個農家賤丫頭一下,以為她不懂規矩。

回去以後,她就可以讓人傳出閒話兒,比如康樂郡主逼迫她抵押貼身之物,實在欺人太甚……

以後她和白雲間再有任何分歧,所有人都會覺得她又是被欺負的那個。

哪裡想到,康樂郡主不但把玉牌收了,還挑明瞭說她不懂規矩,冇有教養。

坑害人家不成,反倒把自己搭進去了!

她再也堅持不住,扭頭就要走,卻被佳音又拉住了,“包姑娘,你要把所有吃食檢查好了,我們鋪子可是出門就不再負責的。

“雖說如今天氣冷,但蛋糕這東西不好儲存,必須買新鮮出爐的。

“萬一你們放到明日在賣,客人吃到酸敗蛋糕,壞了肚子,你們找到我們這裡,我們可冇地方說理了,是不是?”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