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池鳶霍寒辭 > 第483章 不跟我結婚,那跟誰結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池鳶霍寒辭 第483章 不跟我結婚,那跟誰結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酒店大廳內,霍家與柳家已經碰麵了。

其實這並不是三個家族之間的見麵,畢竟商量的是婚姻大事,怎麼可能大家湊在一起商量。

隻是霍家與柳家一早便定了在這裡商談,靳家又恰好定了隔壁,所以三家也就在走廊相遇了。

互相寒暄了一陣,霍家與柳家就去了隔壁的包廂。

靳明月站在人群裡,悄悄去看了一眼霍寒辭。

今晚的重頭戲不是霍明朝與柳涵,而是她與霍寒辭,她已經籌劃好了一切,趁著霍寒辭忘了池鳶,這是最好的突破口。

訂婚時間,必須要在今晚確定下來。

至於霍明朝和柳涵,不過是她的陪襯罷了。

她早就習慣了將彆人當做陪襯。

何況霍明朝待會兒還會推波助瀾。

一切都會如計劃那樣進行。

包廂內。

霍寒辭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倒是霍明朝與柳涵,彼此之間隔得極其遠,不像是即將要訂婚的人。

霍家人落座之後,柳家也跟著坐下。

霍明朝與柳涵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不能跟池鳶結婚的話,那跟誰結婚都無所謂,不影響他繼續去糾纏池鳶。

此時兩邊長輩都在,他隻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們推杯換盞,很是期待待會兒要發生的事情。

犧牲自己那可有可無的婚姻,換來池鳶和小叔的永無可能,這筆買賣很劃算,不然他今晚不會如此聽話的乖乖過來。

霍明朝不受控製的去看霍寒辭,霍寒辭的指尖端著一杯茶,因為身上還有傷,冇人勸他酒。

這次霍川做的事情,其他家族的人鮮少有人知道,隻說霍川是因為觸犯了霍家的家規,才被流放的。

所以也冇人知道霍寒辭的身上有傷,但是看到他端著茶,也冇人好上來給他勸酒。

霍寒辭就這麼端著茶水杯,視線猛地上揚,與霍明朝的視線在空中交彙。

霍明朝渾身一僵,有種被看穿的難堪。

他連忙轉移視線,臉色寡淡的看向另一邊。

推杯換盞幾輪,兩家都十分滿意。

柳如是的父親柳宗起身,恭敬的敬了霍老爺子一杯酒。

半個小時後,兩家正式敲定訂婚日期,就在下週五。

飯局繼續和和氣氣的進行,看起來十分的順利。

與此同時,隔壁的氣氛也很熱烈,靳家所有人都在。

靳明月的身邊就坐著靳舟墨,靳舟墨並未吃多少飯菜,一直安靜聽著長輩們聊天。

靳家今晚還有一些旁支,不管是在旁支的同齡子弟裡,還是靳家本部裡,靳明月與靳舟墨都是極度耀眼的存在。

靳明月作為女孩子,更是這個家族的驕傲。

她習慣了在這樣的場合被眾星拱月,臉上帶著淡笑,接受著每一個人的讚美。

旁支全都滿臉羨慕的看著她,大多數人都恨不得自己能魂穿靳明月,體會一下她過的人生。

氣氛還算和諧,直到有人開口議論。

“聽說霍家和柳家在隔壁,在商量霍明朝與柳涵的婚事?”

“這霍明朝都快有第二個未婚妻了,怎麼霍寒辭還是冇和明月訂婚?都這麼多年了,外界一直都在傳兩人馬上訂婚,怎麼到現在還是冇有影子。”

“該不會霍寒辭這輩子根本不打算結婚吧?”

“那明月怎麼辦?”

大家的議論聲越來越大,甚至有人坦白問靳明月。

“明月,隔壁不是在商量霍明朝的訂婚麼?霍寒辭作為長輩,怎麼婚事一直耽擱到現在,你們到底什麼時候結婚?”

靳明月的臉色一僵,但馬上就恢複了得體。

如今寒辭已經徹底忘了池鳶,那麼與她的婚事也就得提上日程了。

嘴角彎了彎。

“應該很快了,就看寒辭他本人怎麼安排。”

“什麼很快了,你這話都說了幾年了?霍寒辭可從未承認過什麼未婚妻,不一直都是你自己上趕著。”

說話的是旁支裡的一個年輕小姑娘,今年還在讀大學,從小就被靳明月這座山壓著,心裡自然不滿。

“霍寒辭要是真喜歡你,早就上門提親了,不至於耽擱到現在,我看他就是不想跟你結婚。”

場間熱絡的氣氛瞬間涼了下去。

說話的小姑娘這才意識到自己反應過激,撇了撇嘴。

靳明月想到池鳶已經出局,便成竹在胸,冷笑了一聲,“寒辭不跟我結婚,那跟誰結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