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慧麗小說 > 都市 > 北京城的那些掌故 > 第11章 平安五鎮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北京城的那些掌故 第11章 平安五鎮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明清北京城的金、木、水、火、土之五方鎮物是什麼?

北京城的五方鎮物是曆代封建統治者數次興建及擴建的,對這些鎮物的認識有助於研究北京這座古城的人文典故,甚至預示著所謂的未來命運。

北京城之形勝與五行學說中的金、木、水、火、土相互對應。

從有文獻資料記載的曆史來看,在北京城中設置五方鎮物保平安的理念,可追溯到明朝初年,我們發現,那時的北京城肇建之始就遵循了五行方位之製。

據考證,與燕京八景的形成類似,北京城金、木、水、火、土五方平安之鎮的實物代表,自形成以來有過多個版本,但到清代的乾隆年間基本固定下來。

由於缺乏文字材料,它們多是靠民間故老掌故相傳承遞至今。

更是由於曆史的變遷,有些說法已被遺忘。

有趣的是,依據北京的古籍文獻和通過實地探訪,人們會驚奇地發現在北京的地形和建築遺存中,北京的五行在城市建設佈局中的表現,甚是明顯。

東方為木,北京東郊有皇木。

西方為金,大鐘寺內有大鐘。

北方為水,頤和園東堤上有鎮水牛。

南方為火,永定門有燕墩。

中央為土,景山公園內的土山氣象萬千。

北京的五行實物呈現至今仍是令人感覺玄機無限,令人驚歎。

下麵,這裡就將北京城的金、木、水、火、土之鎮物的實物代表介紹如下。

中央土鎮有景山

景山居北京古城之正中,係京城鎮守中方之物,為京城的鎮山,是舊時北京城中的最高點。

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後,對城池、宮殿、園林進行了大規模的營建,並按傳統的《易經》學,由“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之四靈來正四方,這四個星宿中的玄武星位置被確定在景山。

因而大明朝負責京城設計和建設的大臣們,便命令將挖紫禁城筒子河之土,以及修建北海、中南海所生之土,囤積於玄武星之地,堆積成山。

清朝則沿用了明朝的宮室建築,城市中心仍在景山。

景山在北京城的五方鎮物之中占地麵積最廣、最高,故得以起到中部鎮土之作用。

景山高達43米,周長1公裡多。它坐落在北京故宮北麵,曆經金、元、明、清四代,已有800餘年曆史。

金世宗皇帝於大定十九年(1179年)在金中都城東北郊外的“海子”營建大寧宮,以供休閒遊樂。

在開挖瓊華島畔的西華潭(在今北海公園內)時,將挖出的泥土運至今天的景山之處,形成土山。

元世祖忽必烈於至元四年(1267年)營建元大都時,把皇宮的中心建築延春閣建在土山之南,並將土山命名為“青山”,還在青山上下廣植花木,作為皇家的後花園。

明太祖朱元璋於洪武元年(1368年)派大將軍徐達攻占了元大都,元順帝率後妃百官僅百餘人倉皇從健德門逃往元上都開平(今內蒙古多倫縣附近)。

明朝為了徹底破壞元朝的“國運風水”,不僅搗毀了元朝的皇宮,還在青山之上堆積了有五個山峰的大土山,作為“鎮山”,把延春閣基址牢牢壓在山下。

明朝稱此山為“萬歲山”。

明成祖朱棣於永樂十九年(1421年)遷都北京後,命人在萬歲山腳下堆放煤炭,以備皇宮之需,所以萬歲山又俗稱“煤山”。

明朝的萬歲山上曾栽種了很多鬆柏花草,還放養過鹿、鶴等象征吉祥的動物。

明末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北京城被李自成攻破。

崇禎帝親自撞響召喚百官上朝的“景陽鐘”,但卻無一人入宮護駕。走投無路的崇禎帝在逼令皇後自縊,並砍殺公主、妃嬪之後,登上了萬歲山。

悲劇的是,這時身邊僅有太監王承恩一人跟隨著他。

孤獨的崇禎帝舉目望去,京城四處烽煙,喊殺之聲陣陣在起義軍即將入宮城之時,崇禎帝絕望地在萬歲山東坡一棵槐樹上投繯自儘,屍體在樹上掛了兩天才被髮現,萬歲山成了崇禎帝的“絕命山”。

清朝定都北京後,順治帝於順治十二年(1655年)將萬歲山改名為“景山”。

“景”有高大的意思,典出《詩經·鄘風·定之方中》詩句:“望楚與堂,景山與京”。

清乾隆帝曾在《禦製白塔山總記》中說,“宮殿屏扆則曰景山”,比喻景山為皇宮的屏風。

乾隆十六年(1751年)他又在景山的五座山峰上各建一座佛亭,自東向西依次命名為周賞亭、觀妙亭、萬春亭、輯芳亭、富覽亭,以中峰的萬春亭最為高大。

五座佛亭中均安放銅鑄佛像,每逢晴朗之日,五座大佛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十分壯觀。

現景山為北京著名的風景遊覽公園之一,園內殿宇、古樹甚多,最有名者為土山之巔的建築萬春亭,以及山之東麓的明思宗崇禎皇帝朱由檢自縊的古槐。

有關崇禎自縊的曆史及古槐軼聞多書有記載。

北方水鎮有金牛

玉泉山的昆明湖水是元明清三朝皇家園林的重要水源區,也是皇城用水水源。

當時,玉泉山流過昆明湖後,再經高粱河入西直門水關,最後引入皇宮。進皇宮的水道還設有過濾裝置。

昆明湖在乾隆年間修建清漪園時,還冇有現在這麼大的水麵,隻是一個叫甕山泊的小湖。

在五行所鎮之物中,玉泉山昆明湖的水因其特殊地位而成了京城北方的鎮物。

今天,靜臥頤和園昆明湖東堤岸的那頭鎮水金牛揭示了這一段曆史。

清乾隆二十年,這座金牛為鎮壓京城水患而鑄成。

金牛長1.75米,高1.4米,寬0.84米,橫臥在刻有海浪紋的青白石座上。

金牛鑄造得栩栩如生,兩耳豎立,目光炯炯,好似回首驚顧,隔水相望,又似沉思而若有所聞。

金牛以神態生動、形象逼真而反映出了我國當時鑄銅工藝的精湛水平。

金牛隔水在望什麼呢?

原來昆明湖水的西岸有一依據古代神話“牛郎織女”而樹立的《耕織圖碑》。

人們傳說“織女下凡後在宮中織染局,而織染局在萬壽山之西”。

這正是乾隆皇帝所欣賞的“鎮水銅牛鑄東岸,養蠶茅舍列西涯”之意境。

金牛這座享譽京城的鎮水之物雖然儘職儘責,冇有讓北京這座古城發生大的水患,但卻自身難保。

鹹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燒燬了清漪園,強盜以為金牛是純金做的,光澤生輝,便要弄走。終因金牛形大體重,難於運走。於是采取用炮轟破壞,致使金牛倒臥,一角折斷。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金牛的石欄再次遭到八國聯軍的拆毀,銅牛再次臥地,後配的牛角再次失去。

金牛背上,有用篆文鑄就的《金牛銘》,為清乾隆皇帝禦筆:

“夏禹治河,鐵牛傳頌。義重安瀾,後人景從。製寓剛戊,象取厚坤。蛟龍遠避,詎數鼉黿。潫此昆明,瀦流萬頃。金寫神牛,用鎮悠永。巴邱淮水,共貫同條。人稱漢武,我慕唐堯。瑞應之符,逮於兩海。敬茲降祥,乾隆乙亥”。

譯文為:“夏代的大禹治理九河,流傳著鐵牛鎮水的故事。它的存在意義在於安瀾定波,所以後人景仰此古意,照古人的榜樣去做。有了銅牛在此鎮守,蘊含著天道剛正不可動搖,又象征著地厚載物那樣牢固。蛟龍見了它,都遠遠躲避,何況鱷鱉之類。能夠有昆明湖這樣大的湖,聚水有萬頃之多。用銅鑄成的神牛,永久在此鎮守,無論是巴邱的洞庭湖,還是中原的淮河,都要照此辦法處理。世間人們都稱頌漢武帝,而我卻更為敬慕古代的唐舜。祥瑞的兆頭,已降臨在昆明湖上,我對上天降下的瑞兆表示敬意,時在乾隆乙亥年(乾隆二十年)。”

西方金鎮有巨鐘

大鐘寺的永樂大鐘即為西方之金。

鑄造這口巨鐘是明遷都北京的大事之一,取定鼎北京城之意,是標示皇權的重要象征。

據記載,鑄鐘的地點在鐘鼓樓西的鑄鐘廠衚衕,鐘鑄好後先是安放在嵩祝寺(明代的漢經廠和番經廠),不久後移至萬壽寺,清初又移至現址大鐘寺。

幾次遷移安置的位置,它都在北京城的西方。

金為西方,今北三環西路大鐘寺內的永樂大鐘即為鎮物。

大鐘鑄於永樂年間,高近6米,重約46噸。鐘體內外鑄23萬字的銘文。

在老北京民間,由永樂大鐘曾引申出鑄鐘娘孃的掌故傳說。

到了明天啟年間,大鐘被放置於地上,其原因就是請風水學家利用占卜術來解釋的結果。當然,這一切都是唯心主義的,但曆史的記載可以幫助我們研究當時人們的思想認識水平。

據明朝文人所著《燕都遊覽誌》雲:

“邇年有訛言,帝裡白虎分(方),不宜鳴鐘者,遂臥鐘於地。”

意思是說,過去有人說,因時局變化,此鐘現在不宜鳴響,所以隻好將其放置在地上。

為什麼需如此呢?

原來某朝代的大臣們從風水學說中尋找依據,解釋說,放置在地上是為了避免社會動盪,危及朝廷。

果然,明朝的大臣和皇帝們都很奇葩,從上到下,這件事落實的很好。

晉代郭璞在《藏經》一文中形容古代代表四個方向的“四神”的神態:

“玄武垂頭,

朱雀翔舞,

青龍蜿蜒,

白虎俯地”。

班固《白虎通義》中說:

“左為青龍,

右為白虎,

前為朱雀,

後為玄武,

中央後土”。

明正統十四年(1449年)《興造吉凶疏》一書中記載:

“臣聞陰陽家者流有雲:地有四勢,氣以八方。

國都為天下之根本,而皇城又都之正宮,凡有興作,不可不慎。

今以外局四勢論之,龍弱虎強,山無四顧,喜得有水,亦嫌反跳。

術者皆曰:帝星所臨,固不必論,且以內局四勢論之,往日北平佈政司為正宮,故晨昏鐘鼓在前,今以奉天殿為正宮,晨昏鐘鼓不宜在後。緣左為青龍,右為白虎,前為朱雀,後為玄武,左為陽,右為陰,青龍宜動,白虎、朱雀、玄武宜靜。”

記載中認為,方術家早已論定京師之勢,不可打破平衡,京西鳴鐘會造成“龍弱虎強”。

左青龍即青龍方在京城之東,多為官府衙門之區。

右白虎即白虎方在京城之西,多為寺宇之地。

通常年月,青龍白虎二方勢均力敵,“住居安穩,國家無事”,國泰民安。一旦強弱懸殊,打破了平衡,則禍亂生起,煙燧不寧。

按照這所謂的相書中所雲:白虎宜靜,覺生寺的永樂大鐘在京西,晝夜擊之,聲聞數十裡,必然驚虎反跳,“一鳴百獸驚,怒吼千山震”。白虎方呈現旺盛之景,會形成西盛東衰之相,國家必然動亂,因此,隻有將大鐘置於地上,纔可避其禍。

乾隆年間,覺生寺永樂大鐘成為帝王專門祈雨的法器,覺生寺成為帝王祈雨的道場。

皇上有事不便來時,則由皇親國戚輪流代替,到寺拈香祈雨。

直到清末之時,覺生寺每年農曆初一到初十都有廟會,遊人多慕名而來,登上鐘樓,可以看見大鐘上有一個碗口大的洞眼,人們用硬幣投之,擊中者鏗然作響,以為祥瑞。

此風俗被稱作“打金錢眼”。

古鐘不僅是中華民族曆史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世界曆史文化的瑰寶,通過古鐘,人們能夠窺視到人類文明的漫長進程。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認識中,古鐘已成為人們心目中崇高、公正、賢明和吉祥的象征。

覺生寺自1980年開放遊覽以來,中外遊客雲集,每逢節日,鳴鐘三次,轟然長鳴的鐘聲,祝福著首都人民的安樂與幸福。

南方火鎮有煙墩

火為南方,北京永定門城門外高台之上的石幢便是南方鎮物,故有“永定石幢”之說。

永定門,是明清皇室前往南苑團河圍獵的必經之路。

石幢,俗稱“燕墩”,又稱“煙墩”,位於原永定門外鐵路南側,是一座磚台式建築。

燕墩始建於元代。

據文獻記載,元、明、兩代北京有五鎮之說,南方之鎮即為燕墩。因南方在“五行”中屬火,故堆烽火台以應之。

燕墩在元代始建時,隻是一座土台,位置在大都麗正門外。

至明朝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北京修築外城時,才包砌以磚。

清代則延續了元明之製,並重加修繕,突出了其作為南方火鎮實物的地位。

清同治年間楊靜山寫有《燕墩》七絕詩:

“沙路迢迢古蹟存,

石幢卓立號燕墩。

大都舊事誰能說,

正對當年麗正門。”

元代麗正門就在今前門北邊不遠的位置。

燕墩的外形是一座下廣上狹、平麵呈正方形的墩台,台底各邊長14.87米,檯麵長13.9米,台底至檯麵高約9米。

台頂四周原有高約1米的女兒牆,現已毀冇。

墩台西北角有石門兩扇,入門後拾階可登,曆45級,通達台頂。

台頂正中是一座正方形石壇,壇上立方石碑一座,高約8米。

碑下部為束腰須彌座,台座四周各雕花紋五層,分彆為雲、龍、菩提珠、菩提葉等圖案,束腰部分用高浮雕法精雕出24尊水神像,均袒胸裸足趺坐於海水之上,形態各異,栩栩如生,充分顯示出古代工匠精湛的雕刻技藝。

碑上部覆蓋四角攢尖頂方形碑蓋,四脊各雕出一龍,龍身作波曲奔騰狀,龍昂首上揚,似欲飛奔奪寶頂。

碑體南、北麵分彆鐫刻漢、滿文字對照的《禦製皇都篇》和《禦製帝都篇》,皆出自清乾隆帝手筆,刻於乾隆十八年(1753年)。

兩篇文章以讚譽的文筆,磅礴的氣勢,讚美了北京險要的地理形勢、國泰民安的情景,全片溢滿為封建王朝歌功頌德的內容。落款為“大清乾隆十八年夏四月之吉禦筆勒石永定門南皋”。

清代官修文獻《日下舊聞考》中記錄了《禦製皇都篇》《禦製帝都篇》的全文。

碑文讚美頌揚了北京地勢雄壯,左有東海,右有太行山,南有黃河,北有居庸關,北京最適宜作首都,遼金以來都建都於此。

燕墩碑文是記述北京幽燕之地的徽記,堪稱北京的史記篇。是北京著名碑刻之一,1984年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2003年10月,已有450年曆史的永定門城樓複建工程開工,如今已重現京城。在複建永定門的同時,周邊環境也將得到整治,修複了中軸線南端標誌性文物燕墩;中軸線兩側百餘年來曾經被湮冇在破舊平房中的先農壇和天壇古壇牆也顯露出來。

東方木鎮有神木

這鎮物就是明清所說的皇木廠神木。

木為東方,廣渠門的皇木便是鎮物。

皇木廠位於朝陽區東,距廣渠門1公裡,北距通惠河200米處。

明永樂初年,因修建皇宮,大量木料從運河運來,作為明代永樂年間貯存建築宮殿所用木材之場,皇木廠因此得名。

因傳說建造紫禁城所遺留的木材有神通,明人便將皇宮建成後留下了一棵最大的樟木作為京城東方的鎮物,故又名神木廠,新中國成立以後此地改稱“黃木廠”。

清代乾隆皇帝曾作《神木謠》,並製成碑。

當時所存巨木最大者名“樟扁頭”,皇木之大,令人歎服,樹圍兩丈開外,長六丈餘,四周以石欄杆護木。

20世紀60年代初,巨木仍殘存,扣之有聲。20世紀70年代初,殘木被毀,其他遺物亦失存。

1985年7月2日人們發現了埋入地下的《神木謠》碑。舊址應是1952年時的北京樂器廠(後更名為北京鋼琴廠、星海樂器公司)廠址。

據《明史》中記載,永樂四年(1406年),明成祖朱棣下詔書,派遣工部尚書宋禮采伐木料,營建北京的皇宮和長陵。

有一次,宋禮在四川省大涼山(今沐川縣)西二十裡的黃種溪山一帶,發現了一批特大金絲楠木,喜出望外。但在要采伐的前一天晚上,忽然雷聲大作,這批金絲楠木竟隨著遠去的雷聲消失了。

一時間,急壞了宋禮。

待第二天再一看,這批巨木卻都浮出山穀,抵達江上。

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宋禮急速將此事奏報朝廷。

明成祖十分高興,認為“此乃祥瑞之兆,天助我也”,隨即命名這批特大的樟木為“神木”;封產地之山為“神木山”,建神祠歲歲祭享,以答謝神的賜予。

隨後又命人開山修路,疏浚河道,將這批木料由運河經通惠河輾轉運抵京城,專貯北京城東郊。

皇宮和長陵的工程營造完畢後,特留存一根巨大的神木以應“東方甲乙木”之說作為鎮城之寶,並設官兵守衛,以昭示久遠,保障一方平安。

這棵巨大的神木,相傳當時兩個人騎在馬上隔木而立,誰也看不見誰,可見直徑之粗。

據說“神木”曾托夢乾隆說自己被冷落多年,刀斧加身,滿身傷痛。

乾隆二十三年春三月(1758年)乾隆皇帝親臨此地視察,並說:京都有這件古物我早就聽說了,總想來看看它,今天就順便來到城東。不看不知道,一看令人驚奇,觸景生情,遂書《神木謠》一首並刻在碑的正麵,還將他所作的另外一首詩刻在碑的背麵。

乾隆皇帝為此在“神木”西側,建立紅牆黃瓦的方形碑亭一座,並建築了七間相連的瓦木結構房屋把“神木”覆蓋起來,周圍用青石欄杆圍護,以避風雨侵蝕。

這些舉動無疑恢複了前朝鎮城之寶的神威,也為我們留下了一段珍貴的北京掌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